宗教行為與宗教現象(下)

釋聖嚴

中國佛教
第26卷第六期(1982.03)
頁33-41

©1982 中國佛教社
臺北市


 

 

頁33 宗教行為與宗教現象(下)

中國佛教第26卷第六期(1982.03)

(二)宗教行為

一、祈禱

  (1)個人與各別的祈禱

  祈禱可以說是自有人類的生活以來,就已發生的一種求生存的本能,人在危急之際或絕望之時,他會祈求奇蹟出現,因而有了祈禱的行為。一個被父母帶上街的幼童,結果因為貪玩走失而發現他已離開了父母之時,會本能地哭喊爸爸、媽媽,這便是祈禱,是尋覓、求救的呼叫。我聽到過一個留學日本的女孩子,在入夜後的東京街頭,遇到小流氓圍上來,她一害怕大聲喊「哥哥救我」,小流氓聽了,以為他的哥哥就在附近,便被嚇走了,其實他哥哥在台灣。原來,自小兄妹相依為命,她依賴哥哥慣了,縱然離哥哥而到了外國,哥哥仍是她的保護神,而且真的管用。祈禱的行為不必教導,人在無援無助時,自然而然會祈求有大力量的人,沒有人可求時,便會祈求於神。

  比較常見的是為了滿足個人的願望而作的祈禱。比如:為求生意興隆、為求疾病早癒、為求消災免難、為求平安、為求子息而作祈禱。清朝最後一位狀元,江蘇南通的張季直,到了四十五歲還沒有子嗣,有人建議他祈禱觀音菩薩,給他送來貴子,雖然張狀元一向信奉「子不語怪、力、亂、神」的儒者態度,他仍然接受別人的建議,寫了疏文禱詞交由夫人去寺院祈求,不久果然生了個兒子,名叫張孝若,從此他便特別相信觀音菩薩,為示還願的感謝,起了一間觀音院,就在我出家道揚,狼山背後的地方;並以蒐求珍藏古來的觀音畫像聞名。不但信奉觀音菩薩,也信佛乃至土地公、城隍爺等。祈禱的效驗是發於祈禱者的精誠,由於自身的心力對於外物的感應而得。所以,經常祈禱的人,比起不大祈禱的人,一般而言,容易得到宗教經驗。

  (2)部族全體乃至政府朝庭的祈禱

  通常為了祈求豐收、在古時的部落民族,或現代的山地民族,就有為求豐收或獵取更多的野獸而作祈禱。或為了氏族、國家或地區性普徧的災難而祈禱,如:為了解除瘟疫疾病或乾旱、乃至消弭戰爭免除天災人禍而有大規模的祈禱活動。在我的家鄉,一遇到乾旱,祈禱的方法,有的塑製泥龍,有的把城隍爺抬到外頭曬太陽,整天的曬,一直曬到他受不了就會下雨;我就親眼見到一

 

 

頁34 宗教行為與宗教現象(下)

中國佛教第26卷第六期(1982.03)

尊木彫的城隍像,曬到木頭流出汗來,這種祈禱法很特別。還有民間的建醮,如平安醮,就是一地區大規模的祈禱活動。

二、祭祀

  (1)用儀式及供品遂行宗教的崇拜

  中國儒家的禮經記載很多關於祭祀的典制。禮、中庸:「郊社之禮,所以事上帝也。」郊是祭天,社是祭地。又禮、王制:「天子社稷皆太牢,諸侯社稷皆少牢。」牛羊豕三牲具備是太牢,只有羊豕無牛是少牢,今日的祭孔大典仍用牢為祭品。古來的中國,有國家的天地之祭,宗廟之祭、諸侯之祭、鄉里之祭、家庭之祭,祭天地、神明、祖先,所謂祭神如神在、所謂慎終追遠,皆為祭祀的觀念所作的定義。

  印度婆羅門教有三大綱領,主張吠陀天啟、婆羅門至上、祭祀萬能,所以離開祭祀,他們便無法生活。四吠陀聖典的內容多半是以祭祀為中心。沙磨吠陀與夜柔吠陀詳細記載施行祭禮的方式。基督教舊約摩西五書中有祭典、祭師長的規定,有獻祭、燔祭等供品的規定,這和婆羅門教有類似的地方。佛教的禮懺儀、念佛儀、放生儀,尤其密宗的各種密法儀軌,規定了如何設壇、如何修持,如何修供養等,亦與一般宗教的行為類似。

  (2)用身口的行為遂行宗教的崇拜

  初民的歌舞,乃至繪畫、雕刻等藝術品,大抵皆出自宗教的崇拜,後來才漸漸獨立與宗教分家,發展為純藝術的活動。通常的讚歌,是口唱的。中國在殷商時代,就有不少祭祀祈禱的口頭歌辭,六經中的樂經雖亡失,詩經中的周頌是宗教詩,雅中的祭祀詩就是為宗教服務的舞歌。印度四吠陀的梨俱吠陀含有一0一七篇長短不一的祭祀聖歌。舊約詩篇、雅歌,佛教的梵唄偈頌都是宗教儀式中的讚歌,表達人們對神、佛的崇敬情感。

  表現於身體的宗教行為是舞踊。因為祭祀祈禱以及向神鬼獻媚的種種動作姿勢,往往需伴有節奏的音樂,便成了歌舞合流的事實。宗教舞蹈,可分作娛神用的及擬神用的兩種。以故事方式演出者,大致是為娛神;以象徵神的姿勢動作為了降魔驅邪而演出者,大致是為擬神。中國戲典中的「八仙過海」是取材於道家的故事;「天女散花」取材自佛教的維摩詰經。以及最近有一位現代舞蹈家諶瓊華女士模擬了敦煌壁畫的天女舞姿,編了一支「千手佛」舞,已由娛神、擬神的性質而成了純藝術的表現。迄今所見的印度及泰國的民族舞蹈,尤其和宗教有密切的關係。

三、戒律生活

  人皆可以為堯舜,眾生皆可成佛。但是,堯舜的行為即是成為儒聖的標準;佛的言行即成為佛教徒的標準。因此而有德目、而有戒律。戒律,是指生活行為的準則,依之而過踏實規律的生活。如果是基於人生的理想,堅強的信念,投身於自己信仰的宗教教團,大家共同生活,並且一同舉行宗教的儀式,那他們應該遵守的戒律,比起一般的教徒,戒律的要求是更嚴謹的。

  儒家的三綱五常,四維八德,教忠、教孝等的德目,無非是要求人之所以為人的義務與責任。遵守實踐這些德目,提昇個人的人格,可以維繫社會的安寧,增進人類的幸福。所以,也可算作戒律的一個類型。

  據舊約的記載,摩西十誡是由耶和華賜給摩西作為猶太人的行為守則,前四條是宗教的,後六條是倫理的,可

 

 

頁35 宗教行為與宗教現象(下)

中國佛教第26卷第六期(1982.03)

作為一切人們做人的準則。而一個回教徒除了有五大責任,要守七項信德之外,尚須遵守四誡:ヾ不為不名譽的事。ゝ不吃豬肉不飲酒。ゞ不放高利貸。々不違抗真主阿拉之命。

  佛教的戒律「有在家出家之分,又有小乘大乘之別,有為保持人及天的道德標準而設的五戒十善;有為出離三界火宅而設的五等出家戒;有為行菩薩道之自救救人而設的菩薩戒。一般在家信徒應遵守三歸、五戒、十善。三歸是:歸依佛教主及一切佛,不再歸依其他諸神;歸依修道成佛的方法和道理,不再歸依外道的邪說;歸依佛教的修行者並以佛法教人修行的老師,不再歸依其他邪師。五戒是: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妄語、不飲酒,十善是: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屬於身三善業;不妄語、不兩舌、不惡口、不綺語,屬於口四善業;不貪欲、不瞋恚、不邪見,屬於意三善業。持守而多分不淨,生為人中的普通人,多分淨生為大福傳人,全部淨則生為天人。出家的比丘戒,根據四分律有二百五十條,比丘尼有三百四十八條,這是五戒詳細的開分,有較高層次,較嚴謹的要求,消極方面,有防非止惡的作用,稱為止持。積極方面,有二十種犍度,積集一切善法屬作持,這是律。戒忠有律,律中也有戒,戒是條文的規定,律是如何來持戒、犯戒後又如何懺除之說明,犯戒之輕重及受戒持戒的判定和執行,均屬律的範圍。

  很多人以為宗教的清規,扼殺人性的自由,並將儒家的德目,稱為吃人的禮教,這是似是而非的看法。不以規矩,不成方圓,如果一個人沒有做人的原則,一個社團沒有共守的規約,一個國家沒有應守的法律,一個宗教徒沒有當守的戒律,我們的社會會成什麼樣子,那真不敢想像。當然,如果你的道德修養到了如孔子所說「從心所欲不逾矩」的程度,自然可以不要製成條文的規律。佛教中禪定中的人,自然不犯戒,稱為定共戒;已得解脫的人,也就自然不犯戒,稱為道共戒,對這兩種人而言,戒律的條文便是多餘的事。不然的話,必需遵守戒律,戒律的功用,不唯防止信心的腐化,更有積極增進人類幸福的功能。

(三)宗教現象

一、降靈現象

  普通人很難具有超人的力量,若在體力或心力上有了超乎常情的能力,則不出于兩種原因,一是自己如法修行,能夠開發智慧並增強體能,來突迫體力及心力的極限;另一是外來的神靈附身,也能使人有異常的能力,這便是降靈的現象。降靈的現象,可分作兩類:

  (1)請神降靈

  請神降靈,可分作二類─

  (a)請神降靈冥祐 不一定希望神靈當場顯現,來指示什麼和表現什麼,只是祈求神在冥冥之中的加護,所謂「祭神如神在」,有人在出門之前,先拜祖先以及觀音菩薩等,祈求保護。有一位信徒,每次出門談生意,投標下決心之前,必去數處神廟求好運,還有中國人在農曆年前的送竈神、請竈神,以及一年一度或數度的祭土地、祭祖先等,都會有請求冥中保祐的信仰在。

  (b)請神降靈解惑或救難 通常通過兩種方式來降靈示現。

  第一種是用卜筊為媒介:古時候的人們,由於敬神尚鬼,所以無論大小的事,都須採決於占卜。中國最初的甲

 

 

頁36 宗教行為與宗教現象(下)

中國佛教第26卷第六期(1982.03)

骨文字,就是刻於龜甲,獸骨上作為占卜用的禱辭,即使現代的文明社會,人們也經常利用占卜解決疑難。除了初民用龜甲獸骨,後用易卦占卜,或用星象占卜,或用蓍草占卜等,另外尚可以用很多的方法,唯其多半仍須通過術士的咒術或道術,例如:

  ヾ使用特定的導具觀察:像數年前有一陣子在台灣盛行的碟仙,用一種導具,請鬼魂降靈,幾乎成了一種宗教式的遊戲。吉普賽人善用水晶球作媒介,能夠觀察到人的過去與未來。有的用圓盤、鏡子、以及竹籤、杯皿、木乩等。

  ゝ用火觀察:從火頭、火燄的形狀,及顏色的深淡變化等見到神靈顯現和啟示。

  ゞ用水觀察:由水中看出占卜的事相。

  々用香頭觀察:花點燃後的香頭烟路中,占卜吉凶。

  ぁ用熔錫觀察:有人能以熔錫倒在冷水中凝結後顯出的紋理上,看到所要占卜的事物。

  あ求神靈降夢:台北的仙公廟,即有專供人去求夢解惑的房間。

  第二種是經曲能與神靈交通的靈媒:由於宗教上的祭祀祈禱活動,加上為了向神明請示疑難問題的解決,自然地產生了能夠溝通神鬼的人,那便是靈媒、巫祝、占卜的專門人才。在中國內地,有所謂童子的覡(男巫)及師娘(女巫),台灣流行的乩童、牽亡魂,牽亡魂的人能走陰差到陰間探查亡靈的下落。這些靈媒用某一種特定的儀式或方法,請神降靈,也有一些小小的靈驗,在神降靈時能解決人們的疑難,能看病處方,預告吉凶。不論是請神降靈或神靈自降,他們的靈驗,即使是有大力量的鬼神,在時間上不會久,在空間上也不會大,何況大部份是依草附木的小鬼神。不信其有,固然不可;若堅信其可靠,則大可不必。

  (2)神靈自降

    (a)降於人夢

  普通人由於心理上、生理上的因素而做的夢,是沒有意義的。今天中央日報第八版有一篇文章,關於夢的分析,是一位中興醫院的林景福醫師,以其近乎唯物論的醫學觀點,完全以生理、心理的現象來解釋夢境,在一般情況下,此種理論是可以建立的,但不適合解釋所有的夢。包括一切的靈體,神靈或死去的人,自降於夢,它們是清晰、預示、靈驗的夢,無法以生理因素或心理因素的觀點解釋的。

  靈驗的夢,又可分為睡夢與醒夢。

  ヾ睡夢 有些人在睡夢中清楚地見到死去的人,或神靈,告訴些什麼,預示些什麼,或者使人進入一個境界中;醒後真的會發生與夢中所見者同樣事件。有一位監察委員祁大鵬先生,他是名地理師,因為在他身後他的兒子未遵其遺囑便葬了。他就幾次到他兒子夢中,要他兒子遷移墳地,改葬在他生前看好的地理上,起先他兒子不信,結果他的家人及朋友中也有人在同一夜做了同樣的夢,他的兒子只好抱著寧可信其有的態度改葬後,就再也沒夢到他父親了。對一個人連續托夢,或同時對幾個人托同樣的夢,若仍說是潛意識或下意識的心理作用,是不理智,也是不客觀的。有一位嘉義市的洪姓婦人,現在經常到我北投的文化館來。因為有一天她做了一個夢,夢見她在一座石牆下走過,牆上站著一位法師向她打招呼,請她上牆,結果牆雖無梯,卻走了上去。後來她希望找到這麼一個地方拜見那位法師,兩年前偶然到北投,竟發現文化館便是夢

 

 

頁37 宗教行為與宗教現象(下)

中國佛教第26卷第六期(1982.03)

中的建築物,那位法師便是先師東初老人。

  ゝ醒夢 有的人做的是醒夢,不是睡著了,也不是白日夢。是很清楚的,忽然間自己所處的環境消失了,進入一個夢境中,見到了一些人物,發生了一些現象。夢後不久,或者過了若干時日,真的發生了他在夢中見過的事情。前一陣子,有個政大的女孩告訴我,她常做一些破財、傷亡的夢,而且很快地一一兌現。我有個朋友,修行某種法門,在用功時,他會看到一些事、一些景物,過不久就發生了。他並不想要這樣的夢,夢是自動發生的,他在夢境出現時,便覺得自身所處的環境已離開他,這種夢,告訴了他一些平時不知道的事,結果也會成為現實生活中的事實。

    (b)降於神蹟

  神靈表現某種神蹟,讓很多人見到。最後聽到的是,要進行某項工程時,必須砍伐大樹,或拆除神廟,會發生一些事情。佛教戒律中,「砍伐鬼神村」犯波逸提罪,就是不要去驚擾鬼神居住依附的地方,不令他們瞋惱。

  好多年前,那時靠近圓山的中山北路還是屬於台北縣,要拓寬時,因為要拆建一間土地公廟,死了好幾個工人,縣長親自來對土地公說:「你是土地公,我是城隍爺,請你搬家。」便將土地廟遷往堶掛a山一些,工程才順利進行。我又聽到一位泰國的華僑居士講,泰國某一地區開闢道路。碰到一座古墓,是明朝末年帶軍隊流亡國外而死在當地的將軍葬身處。計劃之中決定遷移,工程人員每晚聽見將軍在操練軍隊,幾次之後,他們夜晚出來看,隱隱的夜色中,真的有穿著明朝軍服的大隊人馬,在半空中列隊行軍,因此未敢拆遷那座古墓。

    (c)降於乩壇

  扶扎,又叫扶鸞,多用盤盛沙,或不用沙盤,由兩個人扶一個「丁」字型的木筆,把沙撥成字或圖畫,說是神的降示。歷代邪教的經書大多就是出自乩壇,儘說些依附佛法而又誹謗佛法的怪說。降下乩壇的神,會先自己通名報姓,從玉皇大帝、觀音大士、濟顛活佛、呂祖,到李白、孫悟空,國父、總統蔣公,封神榜及西遊記中的神名也常出現,各種神仙都有。甚至有自稱鄭成功降壇,寫了字叫人拿去台南對筆蹟的。乩童大部分沒受過什麼教育,但他們寫出來的詩詞,說出你的一些過去或未來,不僅一般的愚夫愚婦迷信,就是很多知識分子也會著迷相信,不僅自己信,還教人去信。這裡頭有鬼神是真的,但大部份是借了著名之神名,揚他們的威風。我說過,神靈鬼魂是有的,人對他們採取的態度應當是:敬而遠之。

    (d)降於特定的人

  由於某種因緣,或者是神靈與他有緣,或者他本身容易讓靈體感染,神靈降於特定的人,乃是神靈附體,借他的身體替神靈在世上行使靈威,少則僅來一次,或者一段時期,乃至也有終身附體的。我的學生某小姐,曾經到某一個靈媒的地方,在那裡照著靈媒教她的方法做,她可以知道人的三世,也能幫人治病,清清楚楚知道自己在說話,但明白不是自己說的,靈媒叫她看病,她用手一摸病人的患部,就感到有某種力量能治病,真的能把病痛治癒。離開靈媒,她便恢復正常,失去了靈的力量。另一個學生現在也在座聽講,我不宣佈他的名字。他常有觀音菩薩降靈他身上,使他能幫人解決很多問題,他不藉此歛財,純粹為人解惑指迷,所以他家庭幸福,事業順利。這是幾個月前的事,不曉得目前情形如何。因為近數月來事業遇到了波折,自稱觀音降靈的神,似乎也不能為他排除困難了

 

 

頁38 宗教行為與宗教現象(下)

中國佛教第26卷第六期(1982.03)

。然他因此堅決相信有神,很容易接受宗教信仰。

  像盧勝彥、蔡肇祺等人,神靈未降前是普通人,神找上他們之後,便成為神的使者、神僕,使他們有異乎尋常的能力,有許多不可思議的能力。這是神靈降於人,借人表現其力量,治病、解困、預告凶凶、是通常現象。自稱是大菩薩、古彿、古仙人、古羅漢再來,是另一個共通的徵象。

  有的人一次遇到降靈於身後,斷續地再三降靈,甚至終身與神靈合而為一,不再離開,這種人的力量比較大,有某些異能發生,能吸引廣大的群眾而成為新興宗教的教主。如日本天理教的創教者是一位名叫中山美吉的女人,在她四十一歲時,兩個孫子相繼死亡,長男又患惡疾,她向山間的修道者祈願─那些修道者實際上就是神巫─她也因此成為靈媒,一直到六十一歲時,她傳出好多種咒術及符錄,協助農產、除病、驅虫,乃至「無肥多收獲」的咒術,吸引廣大的農民群眾,著重於現世利益的安慰,信徒之中十分之七是因求治病有驗而成為她的信徒。日本其他的新興宗教中,例如:黑柱教的黑柱宗忠、金光教的川手文治郎、大本教的出口直子、圓應教的深田千代子、大元密教的小島大玄等,這些人物大抵為靈媒出身,有若干神通力量,能為人解困、治病、禳災,令許多人乃至知識分子著迷。這種宗教,不論從那個角度看,不過是民間信仰的一型,高級談不上,久遠和廣大,也是不可能的。

    (e)神自降靈受胎為人

  這些人自孩童期就異於常人,如西藏的活佛轉世即是例子。基督教的耶蘇,自稱他是神之獨子,亦即神之本身的降靈投胎。印度常有神靈自降投胎為人而成為宗教上的傑出之士。在佛世時,便有兩人是神自降靈受胎的說法,一是耆那教教主摩訶毗盧;一是佛教教主釋迦牟尼。釋迦菩薩是從兜率天,降下受胎為人。神與佛是不同的,由天下降,投胎為人的過程則是一樣的。現在美國很成功的印度教徒摩訶羅鳩,天生就是有異能異廩的宗教家。

二、修行現象

  降靈者,主力出於神鬼,修行者,主力出於個人自己。以可靠實在而言,當以自己修行所得者為可貴。分三點介紹如下:

  (1)臨事修

  所謂「平時不燒香,臨時抱佛腳」的人,發生了事情,沒有辦法解決而來念佛修行,或許願做若干善行功德而祈求平安庇祐或者能如所願。我小時候,曾有一位婦人,因其先生被日軍抓走後,久久未歸,她便許願吃素,一直吃到丈夫回家為止;吃了三年,她先生果真回來了,她想開葷,先生勸她吃素是好事,而且使他回來,應該繼續吃下去才對。

  (2)經常修

  不是為了臨時性的理由,而是由於信心的推動,產生的宗教行為。任何宗教有其一定的睍牷A如基督徒的飯前及睡前禱告,與星期日的做禮拜及望彌撤。回教徒每天有五次以上的定時禮拜禱告,一聽到寺院的鐘聲,不論在何處,均得放下工作就地禮拜。數年前曾有一位回教國家部長及的回教徒,在禮拜時被暗殺,他也知道有人要暗殺他,仍然繼續禮拜。

  佛教徒以持呪、誦經、禮拜、打坐、念佛等方法,置心於一處,精誠專一時,可以見到光、華,見到祥瑞的景象,見到佛、菩薩或得到定樂等神秘的經驗。以禮拜方式

 

 

頁39 宗教行為與宗教現象(下)

中國佛教第26卷第六期(1982.03)

,我教人用三種方法:第一是懺悔心拜佛,懇切懺悔自己對不住人、對不起自己的一切事,懺悔自尊自傲傷害別人,自憐自卑傷害自己,往往有人在痛切懺悔時,悲痛大哭之後,得到身心的安寧與落實感。第二是感恩禮拜,思量一切人於我有恩,父母、師長、兄弟、姐妹、朋友乃至一切眾生互為因緣,息息相關,自己承受別人的太多,付出的太少,對於既有的一切,應常懷感恩之念。第三種是實相禮拜,以清淨心,不作觀想,一心一意,非常專心地拜;就只是拜,清清楚楚地,注意著拜下起立的每一個動作,慢慢地專一地拜,修這種方法淺則消減身心的負淡担,深則可以忘我,可以進入定境。

  (3)禪修

  禪修有經常與定期兩種。經常修是指每天必修的睍牷A定期則以期限為準。回教徒在每年回曆的九月,要齋戒一個月,齋戒的目的,在使人學習如何不犯過,不僅禁食,而且禁種種罪過。他們的封齋是自每日的黎明時分至晚間,白天禁食,黑夜可以飲食。雖然不一定屬於禪修,但也是定期修行的一種。佛教在印度,於四月十六日之後,由於印度雨季開始,路上多虫蟻,行路不便,佛制有結夏安居。在安居期中,大家一心修持,沒有旁務雜事,安居的時間以九十天為限。另外現有的淨土宗打念佛七以及禪宗的禪七,也是在限期修持某種法門。

  佛教的修行方法,以修習禪觀為主,以修定發慧為主。禪觀一稱禪數,因為禪觀方法多帶數字,比如:四念處、四無量心、五停心等皆有數字在。禪修的方式有三:

  ヾ常修禪觀。

  修習七方便─五停心觀、別相念、總相念、暖、頂、忍、世第一。

  五停心觀是以五種觀法,來停止妄念:

  第一不淨觀 觀想此一身體,共有五種不淨,以對治貪欲。種子不淨,由父精母血所成故;住處不淨,胎中十月住於母體的屎尿之間故;身體不淨,此一身體是由屬於地質的骨骼肌肉、屬於水的血液、屬於火的熱能、屬於風的空隙等四大所成故;身相不淨,身申常由眼耳口鼻以及大小便道的九孔之中流洩穢物;究竟不淨,此身死後必將腐爛化為膿血,乃至枯骨亦壞故。觀想自身不淨,他身不淨,便可息滅物欲之心。不淨觀中,也可將枯屍白骨觀包含在內。以經驗論,不淨觀相當難修。

  第二慈悲觀 嗔恚心較重的眾生修習慈悲觀,觀察一切眾生為貪欲、嗔恚、愚癡三毒所困,實可憐憫,生慈悲心可以對治嗔恚。

  第三因緣觀 觀察一切皆從因緣生,前因後果,相關條件,清楚分明,以對治愚痴執著。

  第四界分別觀 向諸法而分別六界、十八界以停止我見。十八界是界眼耳鼻舌身意六根界,眼耳鼻舌身意六識界,及色身香味觸法六塵界,以根塵相對,中間以識分別之起諸作用。也有人以為界分別觀和因緣觀相似,所以用念佛觀,觀佛相好以消業障,來代替界分別觀。

  第五數息觀 計呼吸的數目,從一到十,反覆地數數目,以停止散亂心。數息法是便捷又安全的禪修方法,很快地可以發覺自己的妄念與散亂心。

  別相念,五停心觀成,繼以別相念修四念處觀:觀身不淨,此同於不淨觀。觀受是苦,樂受會無常憂壞而生壞苦;苦受當然是苦苦;不苦不樂的捨受也是念念遷流,無剎那安住是行苦,凡一切受皆苦。觀心無常,觀察心想,虛妄變化無常。觀法無我,諸法皆因緣生,無有自性,我

 

 

40 宗教行為與宗教現象(下)

中國佛教第26卷第六期(1982.03)

、我所皆非實有。

  總相念,是修四念處觀時,每作一觀,即併作其餘三觀。如觀身不淨時,併觀此身是苦、無常、無我,或併觀受、心、法,亦皆不淨。

  暖,是心中光明敢發、見道之無漏智火將生。

  頂,是進而智慧增長,達於頂點。形容逾進則見道,退則下於暖位,進退於兩山之間譬以山頂。

  忍,是其心堅住,決定無移,名曰忍位。

  世第一,是見道,得無漏智,為聖者離凡夫,在世間有情之中,最為殊勝,稱世第一。

  這是禪觀的全部過程,事實上不必一一經歷。五停心觀中的數息觀成可以攝亂心為一心。得到一心,單純的心是小我的完成,別相念成。總相念成,能得統一的心,小我擴大到與時間,空間等量齊觀,人我、內外、相對的觀念消失,這是大我的完成。到暖、頂、忍、世第一得解脫,為無我的完成。自覺到「我」的觀念已不存在,只是揚棄了自私自利的小我,並未能把本體的理念或者神的實在也否定掉,要到見本體和現象,不是兩樣對立的東西,一切現象的差別,全部消失。這才是無我,才能從生死、煩惱中得到澈底的解脫。

  ゝ常自觀心不動,見一實相。

  如壇經坐禪品:「外於一切善惡境界,心念不起名為坐,內見自性不動名為禪。」「於念念中自見本性清淨」心無外緣,僅有內緣─緣不動,這時是清淨的、無相的,於念念中自見本性清淨,即實相觀。維摩經弟子品:「不放三界現身意,是為宴坐,不起滅定而現諸威儀,是為宴坐,不捨道法而現凡夫事,是為宴坐,心不住內,亦不在外,是為宴坐,於諸見不動而修三十七道品,是為宴坐,不斷煩惱而入涅槃,是為宴坐。」此即初期禪宗,注重生活即修定,不以為坐禪才是修行。一切法是佛法,一切事是佛事,而表現於日常生活之中。景德傳燈錄卷六未載有僧臥輪禪師偈:「臥輪有伎倆,能斷百思想,對境心不起、菩提日日長。」慧能云:「慧能沒伎倆,不斷百思想、對境心數起、菩提作麼長。」前者是修定的境界,裡邊有修行的方法,有種種的思量分別。後者是禪的境界,著重於修慧。這兩首偈子恰好與神秀的「身是菩提樹,心如明鏡台,時時勤拂拭、莫使惹塵埃。」慧能的「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有異曲同工之處。修此種禪觀,若根機利的話,臥輪的修行方法,可能陷於黑山鬼窟,不得更上一層。若根機不夠,慧能的修行方法則容易變成文字禪、野狐禪。一般說來,普通根器的人,還是從禪觀開始,修到大我完成後,再修實相觀。在唐慧能以前,卻以禪觀方法修行,華嚴初祖杜順尚未離禪觀。到宋時,慧能的禪風提不起來,實相觀不易進入。因而有大禪師出世。

  ゞ禪宗的參禪。

  宋以後的修行方式,有兩種─大慧宗杲的公案禪與宏智正覺的默照禪。

  有僧問趙州:「狗子還有佛性也無?」州云:「無。」此即無字公案的由來。大慧教人以「什麼是無」一句無味、無意義的話頭,把一切思量分別、妄想雜念一時按下,在按下處看個話頭,用來摧破思慮情識,使修行者突然間,達到大悟澈底,平等一如、不即不離的自在境界。

  宏智的默照禪繼承六祖慧能,或者更早期三祖僧璨的觀點。僧璨的信心銘第一句話:「至道無難、唯嫌揀擇」揀擇是分別心,有揀擇心做學問好得很,若以揀擇心修道

 

 

41 宗教行為與宗教現象(下)

中國佛教第26卷第六期(1982.03)

,則心中尚有法可修,仍不能放下一切,既放不下,便無從進入悟境。默照禪是只管打坐,唯靜坐參究,多用鬆弛、用明晰、用寂默,把妄想雜念全部沉澱下去,使得心頭平靜、清明、沉寂,默然不動而又歷歷分明。

  禪離言說、文字相,正是宏智正覺禪師所展現的;大慧宗杲的公案禪,是以方法入定慧,雖然還有方法,卻是進入禪門的利器。所謂「參禪」二字,即從看話頭、參公案的方法而來。

  因為時間的限制,我本來準備好的內容還有一節─關於禪的修行方法和現象及層次,只有等到下一次有機會時再講。(釋果府錄音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