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的平等觀

洪德仁

貝葉
第七期
頁43-46


 

頁62

        翻開歷史來看,在二千五百多年前的印度人民,受當時社會森嚴的階級束縛,被奴役於水深火熱之煎迫中,大覺者釋迦牟尼,登高一呼,提出人性、人權、民主、自由的平等吼聲。這種具有革命性的論調,是人類崇高慈悲心的流露,也是佛陀偉大神聖的地方。我們要具體瞭解這種平等觀古往今來的影響力,必須先知道下列數點:

                一、古代印度的社會背景

        (1)拘羅時代三千年前的印度,雅利安人自五河移至琲e上流拘羅地方。雅利安人為了種族的優越感,建立了婆羅門教,訂立了婆羅門三教綱:a吠陀天啟吠陀是祭祀的讚歌b婆羅門至上。c祭祀萬能。這三教綱的第二條,明顯地劃出對神教學有專長的祭司婆羅門族,擁有最高的權威。作為神的啟示,將人類分為四大階級甲、婆羅門族(祭司)。乙、剎帝利族(武士)。丙、吠舍族(工商平民)。丁、首陀羅族(奴隸)。前三種族是雅利安人,享有宗教特權的再生族後一種族是非雅利安人的原住民,死了就完,名為一生族。——這就是拘羅時代神權下階級不平的禍根,奴役統治非雅利安人。

        (2)毘提訶時代:後來雅利安人東移,琲e下流出現了一個毘提訶王朝。毘提訶族是非純正雅利安人,有悠久王國傳統,約西元七百到五百年前。他們受雅利安文明的薰陶,開展了新文明,即有古奧義書。此奧義書重要建樹有二:第一,真心梵我論——此為吠陀文化正常的發展。第二,業感輪迴說——此是促成以後解脫的前奏。

        雖然業感輪迴說對業力的受報,首陀羅與婆羅門一律平等,雅利安人如作惡也可墜落,首陀羅(賤族)如力善,自可上升,沒有理由有再生族與一生族之差別。此理論當時雖呈現一線曙光,但輪迴業力說還是操縱在少數祭司手中。今引布利哈德奧義書一段:……有人請教死後歸密。祭皮衣仙說此不可與眾人說,惟兩人間可傳!」這所說的就是業。在當時是新穎而不可公開教授的。所以耆利王對阿爾尼說此(輪迴)教義,直至今日,婆羅門未曾知。——此就是毘提訶時代的奧義書「業」雖對平等有革新的傾向,可是乃未普遍。

        (3)摩竭時代到了毘提訶王朝沒落,琲e南岸以王舍城為首都的摩竭陀人逐漸隆盛。度竭陀人走首陀羅與吠含雜合的賤族。依佛典說毘提訶族沒落後解體,部族分立成摩竭陀族。西有釋迦族,東鄰拘利族,更東摩羅族,再向東南為拔耆族,沿雪山區有酥摩族,這些都是同一族的分支,都雜有非雅利安族的東方人,受雅利安文化的陶冶而文明日進,經奧義書的一程溫和革新,漸漸的展開了思想全面的革新,形成了反婆羅門文化的沙門。

        這個東方興起的新宗教,即沙門。沙門本為婆羅門教規定的,是再生族晚年林棲隱遁的生活。此風傳入東方,但不受婆羅門教限定,不問階級,不分長少,都可從事宗教生活因而遊行乞食,從事宗教生活的沙門團盛行起來。當時思想重心屬於剎帝利(武士貴族)。如耆那教主摩訶毘羅,佛教主釋迦牟尼,都是出身王族,然而沙門不分階級,實為種族平等,全人類的宗教。——此為摩竭時代的沙門。當時已萌芽平等的宗教,組織沙門團。除佛教外,尚有很多學派,佛教稱他們為外道。其中最出名的有六師。佛陀為了新宗教的完成,攝取一切精英,吐出其糟粕。在

 

頁63

他最強有力的說服,莫不以乎等的理趣,對婆羅門傳統優越全部否定,四姓階級,只可認為是社會的分工,無所謂優劣。

        當那森嚴階級神權奴役的時代,佛陀以緣起性空真如平等的革命精神,反對吠陀的權威,其說服力為諸外道所不及,亦為古今牢不可破的真理。以上所說是古印度的社會背境。

                 二、佛教平等觀的說服力

        佛陀在那古印度文明鼎盛,各派學說駁雜不純的紛爭中,提出以下四大平等的理趣:

        (1)真如平等:真如是指諸法真實不變,如如不動的原理。真如亦可叫法性、法界,如來藏,寶相,清淨法身,圓成實性等。若以現下淺白來說:是宇宙萬物的真理。通俗講來,是本來的面目,這個莫如本性是乎等無差別。

        真如約可分法性、法相兩方面講

        a法性:一切諸法(法——包含一切物質與精神)在形相上雖有千差萬別,在理性上是普遍一如,平等無殊。

        解深密經說:諸法法性,常常時,絑畬氶A法爾如是

        法華經說「是法住法位,世間相常住。」

        金剛經說:「是法平等,無有高下。」

        這些都是諸法真如的本性。

        b法相:一切現象,諸法緣起性空,以空為性,這空性是平等平等的。如百川匯海,同成一味現象差別諸法,匯歸娑婆苦海,一味平等的道理。這平等理性,生佛同具,但為佛所覺悟,已在修證工夫體驗到而眾生迷昧不知,從來未曾發現過。

        (2)佛性平等佛陀在菩提樹下成道時,第一發覺到,便在華嚴經中說:「奇哉!奇哉!大地眾生皆有如來智慧德相,但以妄想執著,不能證得!」涅槃經說:「一切眾生皆有佛性,有佛性者,皆可成佛。」梵網經說「我是已成佛,汝是未成佛!」這些話告訴我們,人人皆可成佛,佛性是平等的。我們試觀別的宗教,有這種平等觀嗎?

        (3)業報平等:從諸法實相觀察,法界眾生,熙來攘往,千形萬態,但有一種享受是一律平等的,沒有絲毫偏袒,那就是各人所受的業報。由於各人過去所造的業因如何,現在所受的果報就如何。經說:「若要不受報,除非不造業」。又說「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後世果,今生作者是。」及「縱經千萬劫,所造業不亡,因緣會遇時,果報還自受!」這是說明果報對任何人都是平等的,而只差時間性的差別而已。

        「業」是身心活動所留有的力用。可解釋為「經驗的反應」或「生活的遺痕」。向來有三類說法:

        a定業不定業:存心去造作而必受某種果報叫定業若不故意去作,為不定業,不一定受到果報。

        共業不共業由於人類互相關係影響團體為共業:亦即社會生活環境,推而至於人與人間及國與國間,都可稱為共業。不會影響別人,只是個已自作自受報者,叫不共業。

        c引業與滿業:引業是過去業引起現生的總報。在其人一生中所造善、惡、邪、正、種種不同之業,引致來世是否生於人天鬼畜不同之境界,此引業為一種主要的力量。例如生於人道而為人,故稱為總報。但各人能有種種不同,乃因各人過去所作為亦有千差萬別,以此千差萬別不同業力,而形成其人不同之相貌、貧富,賢愚,眷屬不同之別報,使其任務完成,故稱為滿業。

        (4)究竟平等:究竟兩個字是「結果」或「目的」的意思。究竟平等是說佛果位的平等。前面講的佛性平等,是各人在因地上具理講的。如果只是具理的佛性,沒有事修的功行,眾生是眾生,諸佛是諸佛,不能勉強湊合來講平。必須經過一番修習的工夫,了生死得解脫,到達佛的果位,真正才是究竟平等。到了究竟平等,是佛佛道同的境界,一切諸佛所修所證,都是相同的,沒有大小高低之分。所謂:「十方諸佛,一鼻孔出氣。」便是究竟平等。

        佛所悟的平等原理,為了從因從果各方面看法,就有真如,佛性,業報,究竟的四種。前兩種﹁真如與佛性﹂是告訴我們人性,人權本來平等,人類應沒有階級的觀念。佛陀就以此理論去衝破古印度社會階級森嚴的壁壘,解除被壓迫人民的痛苦。後兩種「業力與究竟」是告訴我們,理性的平等,也要靠人事上努力

 

頁64

爭取進修,才能達到平等的地位,和大徹大悟。所以說佛教是平等而又理智的宗教,絕非迷信而教人盲從。

                三、教主的行為表現

        佛教是由剎帝利族釋迦牟尼為教主,他不但不用權威去壓迫別人,相反地以慈悲平等的真理,毅然向階級不平的社會宣戰。關於這事實,在他正覺時發出平等的主張,後來又以「四姓出家,同為釋種上的四海皆兄弟的宣言。佛陀的這種慈悲的光輝終於普照天地。他的一生事蹟堅持著這個目標前進。最特出事例有下列兩種:

        (1)優婆離的出家首陀羅族中的理髮匠優婆離,出身賤族,曾為佛陀理髮入定,隨阿那律七王子想出家,當自修心世,緣遇佛陀大弟子舍利弗,告知佛法是慈悲平等,帶他前往皈依佛陀,且比七王子先受剃度為師兄,被受七王子尊敬禮待。一個被人認為下賤的傭人,出家名次竟在他服侍過的王子前,在當時的社會制度,是破天荒的大事,這是佛陀僧團中沒有四姓差別的真平等。

        (2)摩登伽女的出家:阿難是佛陀的堂弟和侍者,因相貌端莊清秀,曾惹來許多麻煩,均是與女性有瓜葛;其中以摩登伽女的糾纏誘惑,使阿難不少煩惱。佛陀為了此事,特以他權巧的方便法,說服摩登伽女,甚至准此奴隸族的賤女出家為尼。當此消息傳出,社會對此行動極力批評與反對,但佛陀堅持自己不移的平等觀,說出四姓平等的主張,男女也一樣享有此種權利,使摩登伽女因禍得福。

        以上就是教主言行上對平等主張的貫澈,為後世奠下永遠不滅的真諦。

        後世佛教以慈、悲、喜、捨四無量心為立教宗旨。所謂「大慈大悲愍眾生,大喜大捨濟含識。」同情與救拔心的範圍,可不只限局於人類。行為既積極,能「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思想也超脫,規「物我同體,冤親平等」——自能以無量心情去普利眾生,這也就是佛教的偉大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