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敦煌遺書看佛教提倡孝道

潘重規
華岡文科學報第 12 期
1980.03
私立中國文化大學文學院
頁197-219


197頁 佛教從異域傳入中國,最受我國人抨擊者,厥為出家廢 棄孝道。自漢季以來,攻之者相繼不絕﹔六朝時,有託名張 融之三破論,其言尤峻,謂「入家而破家,使父子殊事,兄 弟異法,遺棄二親,孝道頓絕。憂娛各異,歌哭不同。骨血 生讎,服屬永棄。悖化犯順,無昊天之報,五逆不孝,不復 過此。」故劉勰著滅惑論,汲汲為之辯護。佛教徒亦極力提 倡孝道,以順應人心。熏習既久,乃能獲得中國人的廣泛接 受。考佛教闡揚孝道之經典,其重要者有後漢安世高譯的佛 說父母恩難報經、失譯人名的佛說孝子經、晉竺法護譯的盂 蘭盆經、姚秦鳩摩羅什譯的父母恩重難報經等。至於佛教徒 提倡孝道的努力和方法,在敦煌遺書未發現以前,他們發出 的光輝和影響,都闇鬱而不彰。等到敦煌石室開啟,文獻資 料漸漸流布,我們纔看清佛教徒提倡孝道的事實,他們力量 之偉大,影響之深遠,方法之周密,實在令人欽服讚歎不能 自已。他們變化了講經的方法,被稱為俗講,孳乳成一種號 為變文的新文體,使信徒聽眾得到更廣泛的影響。其次,他 們把宣傳的孝道,編成歌曲,在寺院內外,歌唱詠歎,心入 聲通,無遠弗屆。此外,他們又舉行法會,陳設齋供,與節 日相結合,自六朝已流行的盂蘭會,一直普遍深入到社會各 階層。他們用各種有效的方法,提倡孝道,和中國倫理觀念 ,心心相印,水乳交融,因此得到儒釋融和,交流灌注,發 榮滋長的功效。近年來,英法諸國所藏敦煌卷子,逐漸開放 供給學術界人士研究,因此,我把披閱所得,略加整理,使 此湮鬱已久的時代思潮,得重睹其真相。現在分三方面簡略 加以說明如下。 (一)俗講 釋家宣傳教義,每請高僧登座講經。但為了 取得流俗的信受,於是產生了俗講。俗講與正式講經,儀式 大致相同,但所講的內容起了變化。正式講經,為的是探求 經義﹔俗講則不談空有法性等高深理論,而是啟發大眾的通 俗演講。此種通俗演講的話本,世俗又稱為變文。自唐以後 ,此種話本,即已失傳,僅保存於敦煌石室中。今王重民等 所編的敦煌變文集,有關孝道的講經變文,計收錄了父母恩 重經講經文二種、目連緣起、大目乾連冥間救母變文、目連 變文、故圓鑒大師二十四孝押座文、舜子至孝變文等。舜子 變雖與佛教無關,但變文中敘述,「瞽瞍打舜子,感得百鳥 自嗚,慈鳥洒血不止。舜子是孝順之男,上界帝釋知委,化 一老人,便往下界,來至方便與舜,猶如不打相似。」可見 舜子變也是佛教徒編造的故事。這些俗講中,以巴黎伯二四 一八卷,父母恩重經講經文,最為沈摯動人。此卷是後唐明 宗天成二年(西元九二七年)的抄本,講唱父母恩重難報經, 歷述父母有十種恩德﹕第一懷□守護恩,以次臨產受苦恩、 生子忘憂恩、咽苦吐甘恩、乳哺養育恩、迴乾就濕恩、洗濯 不淨恩、為造惡業恩、遠行憶念恩,究竟怜愍恩、其講辭發 揮切至,感人肺腑。俗講中又常引曾子孝 198頁 經、論語、曲禮、太公家教等儒家經典來互相印證,反映出 儒釋兩家的融洽。佛教徒不但講有關孝道的經典時闡揚孝道 ,即在講其他經典時也要大加發揮。如斯四五七一號維摩詰 講經文云﹕ 第二、世間父母,憂其男女病。偈﹕ 父母人間恩最深, 憂男憂女不因循。 那堪疾瘵尪龜(羸)苦, 豈謂纏痾惹患迍。 藥鉺未逢痊減得, 呻吟難止怨愁聞, 為於兒子心心切, 恨不將身替病身。 經云﹕「為大醫王, 善療眾病,應病與藥令得服行者 。」 喻似世間恩愛,莫越眷屬之情。 父母繫心最切,是腹 生之子。 小時愛護,看如掌上之珠﹔到大憂怜,惜似 家中之寶。 抱持養育,不憚劬勞。咽苦吐甘,豈辭嫌 厭。 迴乾就濕,恐男女之片時不安﹔洗浣濯時,怕癡 騃之等閑失色。 臨河傍井,常憂漂溺之危。弄犬捻刀 ,每慮嚙傷之苦。 世間之事,都未諳知,父母憂心, 漸令誘引。 年才長大,稍會東西,不然遣學經營,或 即令習文筆。 男須如此,女又別論。每交不出閨幃, 長使調脂弄麵。 或親歌樂,曲調分明。或倣裁縫,針 頭巧妙。 佛教徒用這樣通俗動人的講唱文學,宣揚孝道,其影響必然 是深遠無窮盡的。 還有,俗講變文在講經之前,有一段開場白,叫做押座 文,其中有非常特別的一篇,是巴黎伯三一○七號卷子的故 圓鑒大師二十四孝押座文。此押座文除首四句為四言外,其 餘悉為七言,一韻到底。如云﹕「佛身尊貴因何得﹖根本曾 行孝順來。須知孝道善無□,三教之中廣讚揚。若向二親能 孝順。便招千佛護行藏。」又云: 「如來演說五千卷,孔 氏譚論十八章。孝心號為真菩薩,孝行名為大道場。佛道孝 為成佛本,事須行孝向耶娘。」不但為佛教讚揚孝道,而且 也為儒家讚揚孝道。由這一類敦煌石室保存的文卷,可以看 出佛教徒宣傳弘揚孝道的努力。 (二)歌詠 佛教徒用宣演經義的方式來提倡孝道,這是 沿襲佛教傳統講經發展而來的。他們除此之外,又將提倡的 孝道,編成歌曲,使人朝夕吟唱,感染的力量,更屬深入而 普及。敦煌石室保存這一類的材料也復不少,如巴黎伯二八 四三號,十恩德讚一本﹔第一懷□守護恩,第二臨產受苦恩 ,第三生子忘憂恩,第四咽苦吐甘恩,第五乳餔養育恩,第 六迴乾就濕恩,第七洗浴不淨恩,第八為造惡業恩,第九遠 行憶念恩,第十究竟怜愍恩。用長短句歌唱的格調,如第一 懷□守護恩云﹕「說著去(起)不酥,自趁身仲(重)力全無, 起坐大(待)人扶。而(如)半病,喘息麤,紅顏漸覺焦枯。報 恩十月莫相辜, 199頁 佛且勸門徒。」又如巴黎伯三八二一號天下行孝十二時,把 孝養父母的行為,分配在一日十二時中,如「平旦寅,叉手 堂前諮二親。耶娘約束須領受,檢校好惡莫生嗔。」「日出 卯,情知耶娘漸覺老,子父恩深沒多時,遞戶相勸須行孝。 」用三七七七的句式歌唱出來,叫人每飯不忘,念茲在茲。 最特別的是,佛教徒還把儒家的孝經來歌唱,如巴黎伯 二七二一號,題云「皇帝感 新集孝經十八章」,歌辭第一 首云﹕「新歌舊曲遍州鄉,未聞典籍入歌場,新合孝經皇帝 感,聊談聖德奉賢良。」第二首云﹕「開元天寶親自注,詞 中句句有龍光。白鶴青鸞相間錯,連珠貫玉合成章。」第三 首云﹕「歷代以來無此帝,三教內外總宣揚。先注孝經教天 下,又注老子及金剛。」第四首云﹕「始皇無道焚書盡,賴 得仙人壁娷獺C拾得故文多損壞,孔生賡續巧相當。」第五 首云﹕「立身行道德揚名,君臣父子禮非輕。事君盡忠事父 孝,感得萬國總歡情。」以下殘存到第十二首。從歌辭開首 所說﹕「新歌舊曲遍州鄉,未聞典籍入歌場,」可見佛教徒 所撰的「皇帝感,新集孝經十八章」,不但供一般人歌唱, 還在歌場向大眾演奏。其宣傳力量之大,是可想像得到的。 (三)齋會 盂蘭盆會,在六朝時已極流行。至今國人及 海外華僑,此風未替。盂蘭盆經,西晉竺法護譯。唐釋宗密 有盂蘭盆經疏二卷。敦煌石室遺書中保存頗多。如巴黎伯二 ○五五佛說盂蘭盆經,有翟奉達題記,為妻馬氏追福,每齋 寫經一卷。又伯二一八五為佛說淨土盂蘭盆經,伯二二六九 為盆經讚述。國立中央圖書館藏敦煌卷子有盂蘭盆經,首云 ﹕「因茲息苦得停酸,免受倒懸三惡道……名曰盂蘭清淨經 。將釋此經,大分為三段,第一序分。……我佛當日在彼中 ,說這盂蘭清淨教。為救目連慈母罪,免交受苦得生天。… …各各虔恭合掌著,目連行道唱將來。」就這一卷的內容看 來,似乎是俗講變文。國立中央圖書館敦煌卷子還有一篇為 二太子盂蘭節薦福文,則是因為二太子討寇捐軀,故為盂蘭 盆會以超度他。盂蘭盆經俗講,宣揚目連救母的故事。以後 便加添情節,敷衍成許多目連變文。敦煌變文集收錄了「大 目乾連冥間救母變文并圖一卷并序、目連變文、目連緣起」 三篇。大目乾連冥間救母變文一篇,內容詞句相同的便有九 卷,分藏於英法北平各圖書館,可見其流傳之廣。盂蘭之設 ,本以供養十方諸佛,救拔慈親,宣揚孝道。發展到與民間 節日結合,遂深入社會各階層,齋會時期,又搬演目連救母 戲文雜劇,連旬累日,其影響之大,無法估計。此皆佛教徒 努力弘法,提倡孝道之業績。若非敦煌石室保存殘卷遺文於 兵火之餘,必將湮滅淨盡,不為後世所知,故於異國書府披 覽之際,俯仰今古,感慨益增,因將所見資料,整理採輯, 以成一編,其父母恩重經講經文,辭旨最為懇切,王重民等 敦煌變文集曾加收錄,並附校記,但錯誤不下百餘條,影響 文義很大,因別為新書,附於文末,以供讀者觀覽採擇。 附 錄 200頁 〔父母恩重經講經文〕(註1) 經﹕佛告阿難,我觀眾生,雖沾人品,心行愚懞 ,不思耶(註2)娘,有大恩德,不生恭敬,無有人(仁 )慈。 此唱經文,是世尊呵責也。前來父母有十種恩德 ,皆父母之養育,是二親之劬勞。云云(註3) 世尊道﹕阿難,我觀娑婆世界一切眾生,雖具人相,不 知耶娘有大恩德,不生酬答,不解報恩。命終必墮三塗,永 劫不逢出離。 傷嗟世上人男女, 成長了不能返(註4)思慮﹔ 未省修治孝順心, 空將習□(學)無憑據。 縱愚癡,多□(抵)拒, 父母誡嗔(註5)□(撲)匙箸; 只管於家弄性□(靈), 爭知門外傳聲譽。 熱時太熱為恩怜, 寒即盡寒為臺舉﹔ 兒喜渾家始得安, 兒嗔一舍無情緒。 盡□(驅)□(馳),受煎煮, 豈解酌量些子許, 容易拋離不肯皈(歸), 等閑棄背他鄉土。 不曾結識好知聞, 空是剜剕惡伴侶﹔ 家內長慊父母言, 外頭卻信他人語。 大愚癡,不覺悟, 恣縱身心起辜負﹔ 佛道如斯五逆人, 莫覓託生好去處。 ------------------------------ (註 1)敦煌變文集校記云﹕「原卷編號為伯字二四一八。 無標題,茲以意擬補。北平圖書館藏河字十二號一 卷,亦為敷衍父母恩重經故事,但與巴黎本不同, 當又是一種,故另為著錄。本卷卷末有『誘俗第六 』的卷尾標題,可見變文形式,一篇中又分作若干 部分,每一部分各有小題。」規案﹕此變文演述姚 秦三藏法師鳩摩羅什譯佛說父母恩重難報經。羅宗 濤敦煌講經變文研究改題作「父母恩重難報經講經 文」。 (註 2) 耶字原卷作□,下同。 (註 3) 原卷劬勞下有「云云」二字,敦煌變文集遺漏。 (註 4)返,原卷作□,據下文皈作□,反旁作久,是□即 返字。 (註 5)誡,原卷作□,變文集以為試。嗔,原卷作「嗔」 ,乃「嗔」字,變文集誤為「真」。 201頁 重重地獄有何因, 只為閻浮五逆人﹔ 莫問歲寒煎煮罪, 不論年月擣磨身。 自知無理從搥斷, 伏請哀兢(矜)任苦辛; 縱爾卻來人世內(註6), 從生至老是寒貧。 佛言﹕阿難,若行五逆之人,命終必墮惡道。縱生人世 ,疾病貧窮,凡是所為,不得稱遂。此者皆因云--若欲得 來生生(註7)相周圓,有財多福,有衣有食,須於今生,行 其孝養云云(註8)。 若徒感果圓相, 多福多財多義讓﹔ 舉措長交遇吉祥, 施為不遣逢災障。 入為侯,出為將, 土地保持人敬仰﹔ 別處門中可惜心, 捷徑(註9)無過行孝養。 若於父母解周旋, 土地神龍盡喜歡﹔ 災障年年無一點, 吉祥日日有多般。 行藏逐意皆能遂, 出入隨(註10)心到處安﹔ 設使命終皈大夜, 三途還是不相□。 佛言﹕阿難,為人若解行孝,見世得人敬奉,命終又不 入三途。大凡世上不孝人,多在家費父母心神,出入又不依 時節。致使父心愁戚,母意憂惶,終日倚門,空垂血淚云云 。「書云﹕積穀防饑,養子備老。」縱年成長,識會東西, 拋卻耶娘,向南向北。男女雖然不孝,父母未省憎(註11)慊 。如斯恩念(註12)最多,爭忍拋離出外。父母在,勸君莫向 他鄉住。 ------------------------------ (註 6) 原卷作「世內」,敦煌變文集誤為「間世」。 (註 7)「來生」下有朱點「˙˙」,「生」字當重,變文 集脫。 (註 8) 原卷「孝養」下有「云云」二字,變文集遺漏。 (註 9)捷徑原卷作「□□」,乃「捷徑」二字,變文集誤 作□經。 (註 10) 原卷作隨,變文集誤為「遂」。 (註 11) 原卷作憎,變文集誤作增。 (註 12) 原卷作□,當是念字,變文集誤作會。 202頁 世人不孝堪傷嘆, 於父娘邊起輕慢﹔ 不念(註13)懷□(註14)煞苦辛, 豈知乳哺多疲惓。 恣為非,隨惡伴, 輕罵尊親毀良善﹔ 佛道如斯一類人, 生生(註15)大不易見如 佛言濁世一般人, 恣意為非不可論﹔ 縱見惡人心堻腄A 亦逢善者卻生嗔(註16)。 親情勸著何曾聽, 父母教招似不聞﹔ 仕宦經營全不肯, 長時(註17)閑散恣因循。 父母終朝只是憂, 見兒愛伴惡時流﹔ 貪歡逐樂無時歇, 打論樗蒲更不休。 日日倚門垂血淚, 朝朝煩惱向心頭﹔ 佛言此輩非人子, 死入三途堪嘆愁。 始從懷妊至□(嬰)孩, 長得身軀六尺才; 棄德背恩行不孝, 貪聲逐色縱心懷。 三年浮(乳)哺誠堪嘆, 十月懷□(註18)足可哀﹔ ------------------------------ (註 13) 原卷是念字,變文集誤作會。 (註 14)□,俗耽字,與「擔」通。此卷「懷□」凡十餘見 ,敦煌變文集皆臆改為「懷胎」,甚誤。此變文引 「經云,阿娘懷子,十月之中,起座不安,如擎重 擔。」「慈母身從懷任,憂惱千般,或坐或行,如 擎重擔。」是懷□即懷擔。P2044卷背勸善文﹕「 第一囑,發願耶娘長万福,懷擔十月受苦辛,乳哺 三年相菊(鞠)育。」「是懷□十月」即「懷擔十月 」也。任二北敦煌曲校錄十恩德,第一懷躬守護恩 ,校云﹕「題目『懷躬』,原作『懷□』。『□』 亦可能為『胎』,或『將』。許書佛說諸經雜緣喻 因由記,有『夜叉交下界來,□此鳥上天去』語, 未詳其字,可能為『將』。」規案﹕「□」皆為「 擔」之通用字,任說誤。 (註 15)原卷作「生∼」,生字當重,變文集脫一「生」字 。 (註 16) 原卷作「嗔」,變文集誤作「真」。 (註 17) 原卷作「時」,變文集誤作「期」。 (註 18) 原卷作「□」,變文集改作「胎」。 203頁 不念二親恩養力, 辜僥(註19)棄背(註20)也唱將來。 經云﹕棄德背恩。 此唱經文,是我佛世尊述五逆眾生,棄背恩德也 。不孝父母,走在他鄉,拋棄尊親,不皈於(註21)舍 。命終惡道,受大苦辛。只為前生不孝父母。 △--經說﹕過去世中,有一罪人,頂上長被熱鐵輪 旋遶。問目連言,△--只為前生不孝父母, 出來形狀堪驚恐, 見者皆言業障重﹔ 熱鐵輪於頂上旋, 不論時節常疼痛。 未審緣何受此殃, 盡因前世親修種﹔ 為伯叔處無心起敬崇, 二親邊不省生虔奉。 佛言此鬼業難論, 頭上長旋熱鐵輪﹔ 日日每遭諸苦惱, 朝朝不歇受艱辛。 皆因不孝於慈父, 盡為辜僥向母親﹔ 普勸今朝聞法者, 速須孝順莫因循。 且如侍奉父母,怜念弟兄,見必喜懽,逢之賞嘆。二時 問訊,晝夜恭承,扇枕溫床,須知時節。此即是真孝子。若 是必生不孝,拋棄父娘,在外經年,無心皈舍,此即非是孝 子也。更有父母約束,都不信言,應對高聲,所作違背。甘 辛美味,妻子長□,苦澀飲(註22)食,與父喫者。此孝子非 也。書云曾參云--(註23) 佛交濁世男兼女, 成長了直(註24)須孝父 母﹔ 暮省朝□莫但(憚)勞, 溫床枕扇無辭苦。 ------------------------------ (註 19) 原卷作「僥」,變文集誤作「繞」。 (註 20) 原卷作「棄背」,即棄背,變文集誤作養育。 (註 21)原卷以朱筆加「れ」字於「皈舍」側,乃「於」字 。 變文集作「□」,蓋不識「於」字之草書。 (註 22) 原卷作「飲」,變文集誤作「飯」。 (註 23) 原卷「曾參」下有「云云」二字,變文集漏抄。 (註 24) 原卷作「直」,變文集誤作「真」。 204頁 莫遣耶娘怨恨生, 承旨候(註25)顏交得所﹔ 不但人皆讚嘆君, 兼交賢聖垂加護。 恭承侍養返心安, 孝順名應世上傳﹔ 書內曾參人盡說, 經中羅卜廣弘宣。 皆□乳哺多恩德, 盡感懷□足□(註26)怜﹔ 佛道若能行孝養, 見生來世沒迍邅。 不孝人,難說喻, 返倒二親非母魯(註27)﹔ 家內喧諍拗父娘, 門前相罵牽宗祖。 □(纔)擬交招便氣築天, 試佯約束懷嗔(註28)怒﹔ 佛道如斯五逆人, 命終大不易拋辛苦(註29)。 佛言五逆惡眾生, 業報當來實不輕﹔ 於六道中來又去, 向三途內死還生。 直緣不感懷□(註30)德, 蓋為全無養育情﹔ 所以向三途惡道堙A 長時受苦不休停。 堪愍念,又堪哀, 望卻深恩大苦栽(哉)﹔ 禽獸上由(尚猶)行孝義, 為人爭合縱心懷。 三年乳哺由(猶)為可, 十月懷□(註31)苦莫裁﹔ 佛向經中親自說, 道如何擎重擔也唱將來。 ------------------------------ (註 25) 原卷作「候」,變文集誤作「侯」。 (註 26)變文集誤「□」作「胎」,誤「□」作「敏」,據 原卷改。 (註 27) 原卷作「魯」,變文集作「曾」。 (註 28) 原卷作「嗔」,變文集誤作「真」。 (註 29) 原卷作「辛苦」,變文集誤作「苦辛」。 (註 30) 原卷作「□」,變文集作「胎」。 (註 31) 原卷作「□」,變文集作「胎」。 205頁 經云﹕阿娘懷子,十月之中,起座不安,如擎重 擔,飲食不下,如長病人。 此唱經文,是世尊重明懷任(妊)艱難也。前來十 恩中第一懷□(註32)守護恩。 准花嚴經說,我等身攪父母赤白二物,成此身形。此 有五色,初(註33)生羯邏藍 △--三十八七日 方知我等於母腹內,受多少苦辛 。阿娘形貌汪羸。 △-- 十月懷□(註34)諸弟子, 萬苦千辛逐日是﹔ 起坐朝朝體似出, 施為日日心如(註35)醉。 鳳釵鸞鏡不曾捻(註36), 玉貌花容轉枯悴﹔ 念佛求神即有心, 看花逐樂都無意。 十月懷□(註37)弟子身, 如擎重擔苦難論﹔ 翠眉桃臉潛消瘦, 玉貌花容(註38)頓改春。 雲髻不梳經累月, 鏡臺一任有塵埃﹔ 緣貪保借(惜)懷中子, 長皺雙眉有淚痕。 行嘆恨,坐悲愁, 懷□(註39)十月□(抵)千秋﹔ 心中不醉長如醉, 意內(註40)無憂恰似憂。 聞悟□(註41)時無意聽, 見歌懽處不臺頭﹔ 專希母子身安樂, 念佛焚香百種求。 ------------------------------ (註 32) 原卷作「□」,變文集作「胎」。 (註 33) 「初」,原卷作「□」,失筆改為「初」。 (註 34) 原卷作「□」,變文集作「胎」。 (註 35) 原卷作「心如」,變文集誤作「如心」。 (註 36) 原卷作「捻」,持也。變文集誤作「檢」。 (註 37) 原卷作「□」,變文集作「胎」。 (註 38) 原卷作「容」。變文集誤作「顏」。 (註 39) 原卷作「□」,變文集作「胎」。 (註 40) 原卷作「意內」,變文集誤作「竟似」。 (註 41)原卷作「□」,乃「笑」之俗字,變文集誤作「□ 」。 206頁 慈母自從懷任(妊),憂惱(註42)千般,或坐或行,如擎 重擔。所喫飲食,滋味都無。只憂身命片時,阿那埵酗葳y話。 思量慈母生身日, 苦惱(註43)千般難可述﹔ 淚落都緣惜此身, 愁生只為憂形質。 忽然是孝順女兼男, 一旦生來極峻疾﹔ 若是冤家託蔭來, 阿娘身命逡巡失。 如此思量, 一場苦事, 萬劫千生, 酬填不異(易)。 只須受戒聞經, 此外難申孝義。 今日座中人, 分明須總記。 思量慈母養君時, 萬苦千辛總不辭﹔ 消瘦容顏為醜差, 改張花□(貌)作汪羸。 □(低)頭不語長如病, □(抵)頰無言恰似癡﹔ 日夜專憂分娩苦, 等閑惆悵淚雙垂。 懷□(註44)十月事堪哀, 苦惱千般不可裁﹔ 念佛求神希救護, 焚香發願乞無災。 專憂煞鬼相追捉, 怕被無常一念(註45)催﹔ 經說母親臨產月, 受沒(註46)量多苦惱也唱將來。 經﹕月滿生時,受諸痛苦,須臾好惡,只怒無常 ,如煞豬羊,血流洒地。 此唱經文,明產相□(貌)也。□(孩)子未降,母 憂性命逡巡﹔及至生來,血流洒地。渾家大小,各自 忙然,只 ------------------------------ (註 42) 原卷作「□」,乃「惱」字,變文集誤作「□」。 (註 43) 原卷作「□」,乃「惱」字,變文集誤作「□」。 (註 44) 原卷作「□」,變文集作「胎」。 (註 45) 原卷作「念」,變文集誤作「會」。 (註 46) 原卷作「沒」,變文集誤作「□」。 207頁 怕身命參差,急手(註47)看其好惡。經(註48)月滿生 時,受諸痛苦(註49)至。 月滿初生下, 慈母懷驚怕, 只恐命無常, 赤血滂□洒。 苦惱莫能言, 是事都來罷, 保借(惜)若違和, 便是身乖差。 生時百骨自開張, □得渾家手腳忙﹔ 未降孩兒慈母怕, 及乎生了似屠羊。 千憂萬慮由(猶)堪忍, 十月三年苦更長﹔ 既得這身成長了, 大須孝順阿□(耶)娘。 所以書云﹕曾子曰﹕「百行之先,無以加於孝矣。夫孝 者,是天之經地之義。孝感於天地也。通於神明。孝至於天 ,則風雨順序﹔孝至於地,則百穀成熟﹔孝至於人,同重譯 來貢(註50)﹔孝至於神,則冥靈祐助。」又太公家教「孝子 事親,晨省暮省,知飢知渴,知暖知寒,憂則共戚,樂即同 歡。父母有病,甘美(註51)不餐。食無求飽,居無求安,聞 樂不樂,見戲不看。不修身體,不整衣冠,待至疾愈,整亦 (註52)不難。」又經云﹕「天地世界之大者,不過父母之恩 。」經書之內,皆說父母之恩,奉勸門徒,大須行孝。 經書各有多般理, 皆勸門徒行孝義﹔ 只怕因循不報恩, 故於經上明宣示。 勸門徒,諸弟子, 暮省朝參勤奉侍﹔ ------------------------------ (註 47) 原卷作手,變文集誤作「乎」。 (註 48)原卷作「□」乃草書「經」字,變文集誤作「孩」 。 (註 49)原卷作「苦痛」,當乙倒為痛苦。變文集誤作「苦 痛」。 (註 50)原卷「則重譯來貢」,「譯」作「澤」,「澤」當 為「譯」。變文集誤作「則重則來」,重澤「誤作 」重則,「來」下又脫「貢」字。 (註 51) 原卷作「美」,變文集誤作「羹」。 (註 52) 原卷亦作「□」,似「亦」字,變文集作「易」。 208頁 永永交君播好名, 長長不見逢災累。 思想身生十月閒, 五般色相互推遷﹔ 細觀不但堪愁嘆, 款話(註53)須知苦百般。 草上落時風觸體, 尖聲號叫不能言﹔ 血流洒地如屠宰, 母命逡巡喪百年。 既今成長為人子, 凡事掙□十相全﹔ 相勸事須行孝順, 莫將恩德看為閑。 慈母德,實堪哀, 十月三年受苦災﹔ 冒熱衝寒勞氣力, 迴乾就濕費心懷。 憂怜不啻千千度, 養育寧論萬萬迴﹔ 既有爾(註54)多恩德事, 爭合孤負也唱將來。 經﹕受如是苦,生我此身,咽苦吐□(註55),抱 持養育。洗濯不淨,無憚劬勞。忍熱受寒,不辭辛苦 。乾處兒臥,濕處母眠。三年之中,飲母白血。 此唱經文,分之為二。初解辛勤保護,次釋(註56) 迴乾就濕。兩段不同,且是第一辛苦保護。經道如是 辛苦,生我此身。至不辭辛苦。 此是世尊告阿難道。娑婆濁世,一切眾生,皆因父母所 生,咽苦吐甘,專心保護,抱持養育,不離懷中。洗濁(濯) 之時,豈辭寒熱。若是家翁在上,伯叔性難。晝夜不憚劬勞 ,旦夕常懷憂懼。衝寒受熱,蓋是尋常,臺□(舉)女男,不 辭辛苦。顏容□□(憔悴),形貌汪羸。爭忍長成,不生酬答 。△---- 若是嚴天月, 苦惱難申說。 手冷徹心酸, 十指從頭烈(裂)。 一伴餵孩兒, 伏仕又依時節。 ------------------------------ (註 53) 「款話」,變文集誤作「疑諾」,依原卷改。 (註 54) 爾,變文集作「許」,依原卷改。 (註 55)原卷作「□吐」,當乙倒作「吐□」,變文集誤作 「□吐」。 (註 56) 釋,變文集誤作「解」,依原卷改。 209頁 伯叔及翁婆, 由(猶)更嫌癡拙(註57)。 往往淚如婆(註58), 時時心似割。 無處說心誠, 苦惱如何徹。 只為小□(嬰)孩, 洗濁(濯)無時節。 更深上(尚)未眠, 顛墜身羸劣(註59)。 就中苦是阿娘身, 臺舉孩兒豈但頻﹔ 洗浣寧辭寒與熱, 抱持不惓苦兼辛。 時時愛被翁婆□(怪), 往往頻遭伯叔嗔(註60)﹔ 只為這□孩相繫絆, 致令日夜費心神。 所以經云,受如是苦,咽苦吐甘,抱持養育云云 至不 辭辛苦。上說第一辛懃(註61)保護也。第二,迴乾就濕者。 經道乾處兒臥,濕處母眠,三年之中,飲母白血。若是九夏 洗浣,稍似不難,最(註62)是三冬,異常辛苦。有人使喚, 由(猶)可辛懃,若是無人,皆須自去。堂前翁婆伯叔,日日 祇承。懷抱吱騃小孩兒,又朝朝臺□(舉),一(註63)頭洗濁 (濯)穢污,一伴又餵飼女男。濕處母眠,乾處兒臥。十月之 內,受無限難辛﹔三年之中,飲沒(註64)量多血乳。致使娘 娘形貌,日日汪羸﹔慈母顏容,朝朝瘦悴。 迴乾就濕為常事, 三載辛勤情不已﹔ 辛苦朝朝有淚垂, 煎熬夜夜無眠睡。 ------------------------------ (註 57)拙,原卷作「拙」,即「」字,變文集誤作「惱」 。 (註 58) 婆,疑當作「波」。 (註 59) 原卷作「劣」,變文集誤作「勞」。 (註 60) 原卷作「嗔」,變文集誤作「真」。 (註 61) 原卷作「懃」,變文集作「苦」。 (註 62)原卷作「□」,乃「最」字,變文集誤作「窮」。 (註 63)原卷「一」字上斷句有一點,變文集誤為「二」字。 (註 64) 「飲沒」,變文集誤作「飢□」,依原卷改正。 210頁 貌汪羸,形瘦悴, 鸞鏡鳳釵皆厭棄﹔ 往往人前恰似癡, 時時座內(註65)由(猶) 如醉。 只為長時, 驅馳辛苦, 形貌精神, 都來失緒。 一頭承仕翁婆(註66), 一伴又剸縛男女。 日夜不曾閑, 往往啼如雨。 迴乾就濕最艱難, 終日□□(驅驅)更不閑; 洗浣豈(註67)論朝與暮, □□(驅驅)何憚熱兼寒。 每將乾暖交兒臥, 濕處尋常母自眠﹔ 三載長來長若此, 不報深恩爭得安。 所以經云,乾處兒臥,濕處母眠。三年之中,飲母白血 。孩子始從生下,直至三年,飲母□(胸)前白乳。漸漸離於 懷抱,身作童兒,轉繫母心百般憂念。(註68)臨河傍(註69) 井,常憂漂溺之虞﹔棄(註70)狗捻(註71)刀,每慮嚙傷之苦 。云---- 孩兒漸長成童子, 慈母憂心不捨離﹔ 近火專憂紅焰燒, 臨河恐墜清波死。 捉蝴蝶,趁猧子, 弄土擁泥向街堙Q 蓋為嬌癡正是時, 直緣騃小方如此。 ------------------------------ (註 65) 原卷「內」字草書,變文集誤作「地」。 (註 66)「翁婆」,變文集誤作「翁仕□」,依原卷改正。 (註 67) 豈,變文集誤作「無」,依原卷改正。 (註 68) 「念」字變文集誤重,據原卷刪。 (註 69) 傍,變文集誤作「滂」,據原卷改。 (註 70) 棄,疑當作弄,據維摩經講經文正作「弄」。 (註 71) 原卷作「捻」,變文集誤作「檢」。 211頁 漸離懷抱作□孩, 葡□(匍匐)初行傍砌□﹔ 語似嬌□初囀舌, 笑如春樹野花開。 渾家愛惜心無足, 眷屬嬌怜意莫裁﹔ 門外忽聞啼哭也, 慈母奔波早到來。 □孩漸長作童兒, 兩頰桃花色整輝﹔ 五五相隨騎竹馬, 三三結伴趁猧兒。 貪逐胡(蝴)蝶拋家遠, 為釣青苔忘卻歸(註72)﹔ 慈母引頭千度覓, 心心只怕被人欺。 故知慈母惜□孩, 怜念交招役意懷﹔ 日月遷移年漸長, 仕農工巧各躋排。 一頭訓誨交仁義, 一伴求婚囑(註73)咋(作)媒﹔ 佛向經中說著堙A 依文便請唱將來。 經﹕□孩童子,乃至盛年,獎教禮議(儀),婚嫁 宦學。為求財產,攜荷艱辛,勤苦至終,不言恩德。 此唱經文,分之為二。初明成長教示,後說母不 說恩。成長教示中又分為二,初明獎教禮儀,後說婚 嫁宦學。成長教示。經道□孩童子,乃至盛年,獎教 禮儀。人家男女,從小至大,須交禮儀。是男即七歲 十歲以來,便交入學。經(註74)明宜入學,胄(註75)子 須努力。論語云﹕耕也,餧在其中矣。學也云--。 曲禮云﹕君子如欲化民成俗,其必由乎矣。又書云 (註76)﹕玉不琢云--,功高由至云--,有好男女 有弱男女 人家女亦復如是。云---- 女男漸長成人子, 一一父娘親訓示﹔ 臺舉還徒立得身, 招交只要修仁義。 ------------------------------ (註 72) 歸,原卷作「皈」,變文集誤作「取」。 (註 73) 囑,變文集誤作「為」,據原卷改正。 (註 74) 「經」字草書,變文集誤作「孔」。 (註 75) 胄,變文集誤作「曾」,據原卷改。 (註 76) 「云」字,變文集脫,據原卷補。 412頁 囑仙(先)生,交文字 孝養禮儀須具備﹔ 未待教招一二年, 等閑讀盡諸書史。 高低盡道好兒郎, 遠近皆言骨氣異﹔ 成長了身為大丈夫, 風流儒雅真公子。 堂堂六尺丈夫身, 雪色衣裳稱舉人﹔ 霄漢會當承雨露, 高科登第出風塵。 多應不久(註77)逢新喜, 何異成龍脫故鱗﹔ 酒熟花開三月堙A 但知排打曲江春。 上來說獎(註78)教禮儀也。所以經云﹕□孩童子,乃至 盛年,獎教禮儀。何名婚嫁宦學﹖婚姻又別,宦學又別,宦 為士宦,學為學業。△--今言婚姻者。書云﹕男既壯而有 室,女初笄年而從人。男既長成(註79),須求婚處(註80)云 --若是好男女。△--有一類人家兒子,不行孝養,不會 禮儀,△--縱婚姻時,△-- 有一類門徒弟子, 為人去就乖疏﹔ 不修仁義五常, 不管溫良恭儉。 抄手有時望卻,(註81) 萬福故是隔生﹔ 齋場上謝座早從, 弔孝有時失笑。 阿娘幾度與君婚, 說著人皆不欲聞﹔ 纔始安排交仕宦, 等閑早被使頭嗔(註82)。 不然與本教經紀, 媿在徒兒立得身﹔ ------------------------------ (註 77) 久,變文集誤作「允」,據原卷改正。 (註 78) 變文集脫「獎」字,據原卷補。 (註 79) 變文集脫「成」字,據原卷補。 (註 80) 「婚處」原卷連寫,變文集隔開,誤。 (註 81) 望卻,疑即忘卻。 (註 82) 原卷作嗔,變文集誤作「真」。 413頁 產業莊園折損盡, □(慵)□惡紹豈成人。 上來說男既成長,須為婚姻了。從此女從幻(幼)小交示 成長了,須囑(註83)娉(聘)他們。 為女身,更不異(註84), 最先須且交(教)針 指﹔ 呈線呈針鬥意長, 對鴉(註85)對鳳誇心智。 學音聲,屈博士, 弄缽調絃渾舍喜﹔ 長大了擇時娉與人, 六親九族皆歡美。 天生惠性異常人, 疑是巫山降段雲﹔ 鬢似寒蟬雙展翼(註86), 面如蟾月滿(註87)秋輪。 眉懸□(柳)葉和煙翠, 臉奪桃花帶雨新﹔ 娉與他們榮九族, 一場喜慶卒難論。 若是為人智惠微, 從初至大異常癡﹔ 逢人未省知良善, 共語何曾識禮儀。 剌繡裁縫無意學, 調脂(註88)弄麵不曾為﹔ 自家縫綻由(猶)嫌拙, 阿那個門蘭肯素(註89) 伊。 慈母意,總恩怜, 護惜都來一例看﹔ 是女纏盤求囑(註90)娉, 是男婚娶致歌懽。 ------------------------------ (註 83) 原卷作囑,變文集誤作「為」。 (註 84) 「異」與「易」通。 (註 85)「鴉」,原卷作「□」,疑是「鴉」字,變文集作 「雞」。 (註 86) 原卷作「翼」,變文集誤作「翅」。 (註 87) 原卷作滿,變文集誤作展。 (註 88)原卷作「□」,蓋「脂」字,變文集誤作「恉」。 (註 89) 「素」與「索」通。 (註 90) 原卷作「囑」,變文集誤作「為」。 214頁 男須文墨兼仁義, 女要裁縫及管弦; 一個個總交成立後, 阿娘方始可(註91)憂煩。 上來總是第一,明成長教示了也。從此第二,母不說恩 。經道勤苦至終不言恩德。 此之經意只是說慈母十月懷□ (註92),三年乳哺,迴乾就濕,咽苦吐甘,乃至男女成長 了。千般怜惜,萬種教招。女娉男婚,總皆周備。受如此苦 辛,不曾於一個人前,說養育恩德。云--似世尊怜念法界 內一切眾生,飛者,走者,無足,二足,四足,多足,三途 六道,五趣四生,天上人間,是貴是賤,是高是下,師僧尼 眾,善女善男,一個個交出離苦源,人人盡登常樂了。我佛 無心說少許恩德,說少許辛苦。似人家(註93)慈母,養育一 切眾生女男,不言恩德無二。 釋迦聖主慈悲力, 但是眾生總怜惜; 個個提攜證涅盤, 不曾有意言恩德。 慈母心,無順逆, 但是女男皆護借(惜); 個個教招立得身, 不曾有意言恩德。 佛惜眾生, 母怜男女。 一例垂(註94)情,從頭愛護。 佛如母意無殊, 母似佛心堪諭。 今日座中人, 分明須會取。 三千國土釋迦尊, 怜念(註95)眾生(註96)不可論; 處處提拔交出離, 頭頭接引越迷津。 不於愚智生偏曲, 不向怨親作等倫; ------------------------------ (註 91) 「可」,疑當作「不」。 (註 92) 原卷作「□」,變文集改為「胎」。 (註 93) 原卷作「家人」,當乙倒,變文集誤。 (註 94) 原卷作「垂」,變文集誤作「丞」。 (註 95) 原卷作「念」,變文集誤作「會」。 (註 96)「眾生」原卷作「眾、」,即「眾生」,敦煌寫本 有此例。 215頁 一個個總交成佛了 未曾有意略(註97)言恩。 慈母德,卒難陳, 養育門徒弟子身﹔ 十月懷□(註98)遭苦惱, 三年乳哺受艱辛。 不於女處生嫌厭, 不向兒邊起愛親﹔ 一個個教招兼保惜, 未曾有意略言恩(註99)。 慈母德,卒難裁, 万論千經贊莫偕﹔ 自是女男多五逆, 等閑逃走不皈迴。 眷屬日日懸心望, 慈母朝朝膽欲摧﹔ 兒向外邊行万里, 母心隨後去也唱將來。 經﹕兒行千里,母行千里,兒行万里,母行萬里 。男女有病,父母亦病﹔子若病除,父母方差。 此唱經文,科之為二﹕一,母心不忘,二,子病懷憂, 兩段不同。且說母心不忘。經道兒行千里,母行千 云-- 。男女成長已後,各須仕宦。經營纔(註100)出他州,母心 相逐。朔方征戍,而三年目斷長城﹔劍嶺興生,半歲而魂隨 錦水。書云﹕父母之年不可不知。 思量我等生身母, 終日憂怜男與女﹔ 為兒子拋出外邊, 阿娘悲泣無情緒。 或仕宦,居職務, 離別耶娘經歲數﹔ 見四時八節未皈來, 阿娘悲泣〔無情緒〕(註101) 或經營,去(逐)利去, 或住他鄉或道路﹔ 兒子雖然向外安, 阿娘悲泣〔無情緒〕 ------------------------------ (註 97) 原卷作「□」,乃「略」字,變文集誤作「備」。 (註 98) 「□」,變文集誤改「胎」,據原卷改。 (註 99) 「恩」,變文集誤作「見」,據原卷改。 (註100) 纔,變文集誤作「總」,據原卷改。 (註101) 「泣」下原卷空三字,省「無情緒」三字。 216頁 或在都,差鎮戍, 三載防邊受辛苦﹔ 信息希疏道路遙, 阿娘悲泣〔無情緒〕 兒於萬里母先於, 終日憂悉淚如雨﹔ 念佛求神百種為, 只希闇堳咱[護。 損形容,各腸肚, 乞待兒皈再團聚﹔ 思想慈親這個恩, 門徒爭忍生孤負。 經求仕宦住他鄉, 或在軍中鎮外方﹔ 兒向他州雖吉健, 母於家內每憂惶。 心隨千里消(註102)容貌, 意恨三年哭斷腸﹔ 直待皈來相見了, 阿娘方始有精光。 慈母德,大難酬, 憶念之心更不休﹔ 奉勸門徒諸弟子, 莫拋父母住他州。 此是第一,母心不忘也。第二,子病懷憂者。經道男女 有病,父母亦病,子若病除,父母(註103)方差。人家男女 ,父母憍(註104)怜,忽失保持,身染疾患,便使父心切切 ,母意惶惶。罷寢停餐,休生忘活。煎羹煮粥,無□曉夜之 勞,拜鬼看書,豈憚往來之惓。男女稍若病差,父母頓解愁 心。-- 人家父母恩偏□(註105), 於女男邊倍怜愛﹔ 日日交招意不移, 朝朝護惜心無退。 忽然男女病纏身, 父母憂煎心欲碎﹔ 念佛求神乞護持, 尋醫卜問希痊瘥。 無睡眠,沒光彩, 煎炒心神形貌改﹔ ------------------------------ (註102) 原卷作「消」,變文集誤作「陷」。 (註103) 原卷作「父母」,變文集誤作「母病」。 (註104) 憍,當通作「驕」,變文集以為「嬌」。 (註105) 原卷作「□」,變文集誤作「煞」。 217頁 直待兒身四體安, 阿娘方□(覺)心寬泰。 女男得病阿娘憂, 未教終須血淚流﹔ 茶飯不曾著次第, 罷施紅粉懶梳頭。 尋醫卜問無時歇, 拜鬼求神更不休﹔ 直待女男安健了, 阿娘方始不憂愁。 思量人世事難裁, 父母恩深不可皆﹔ 纔見女男身病患, 早憂性命掩泉臺。 一頭出藥交醫療, 一伴邀僧為滅災﹔ 病交了便合行孝順, 卻生五逆也唱將來。 經﹕如斯養育,願早成人,及其長大,翻為不孝 。尊親共語,應對違情。拗眼列(裂)睛,不知恩義。 此唱經文分二﹕一、不念(註106)重德,二、背恩違情 ,兩段 云--不念(註107)重德者。經道如斯養育,願早 成人,及其長大翻為不孝。前來經文說父母種種養育,千辛 万苦,不憚寒喧(暄),乞求長大成人,且要紹繼宗祖。及其 長大,無孝順心,不報恩德,由(遊)閑逐日,更返倒父母。 云-- 人家父母多恩育, 憂念女男心不足﹔ 乞求長大得成人, 紹繼門風榮爵祿。 課知漸識會東西, 時把父娘生毀辱﹔ 佛道婆婆(註108)這個人, 命終必墮阿毗獄。 為人不孝負於天, 輕慢耶娘似等閑﹔ 侍奉終朝無一點, 返張逐日有千般。 等閑屋堸祀n喊, 影向人前亂登(註109) 言﹔ ------------------------------ (註106) 原卷作「念」,變文集誤作「會」。 (註107) 原卷作「念」,變文集誤作「會」。 (註108) 「婆婆」,疑當作「婆娑」。 (註109) 登,疑當作「發」。 218頁 佛道此人纔命榭(謝), 必沈(註110)惡道出無 年。 所以經云如斯養育,願早成人,及其長成,翻為不孝。 上來第一,說不念(註111)重德了也。從此第二,背恩違情 。經道尊親共語,應對違情,拗眼烈(裂)睛,不知恩義。此 者並是辜恩負德,五逆之人。不思養育深恩,不念劬勞大德 。自小阿娘臺□(舉),長成嚴父教招,誰知近來稍似成人, 卻學棄背恩德。逐日則長隨惡伴,終朝則不近好〔人〕。時 時兩手不抄,住住(往往)便三言不□(遜)。父母喚來約束, □脣不語生嗔(註112)﹔有時拗眼烈(裂)睛,或即高聲應對 。云-- 為人不解思恩德, □(返)倒父娘生五逆﹔ 共語高聲應對人, 擬嗔(註113)嗔眼如相 喫。 伴惡人,為惡跡, 飲酒樗蒲難勸激﹔ 長遣慈親血淚垂, 每令骨肉懷愁戚。 釋迦尊,留教敕, 看取經文須審的﹔ 若是長行五逆吱(註114)人, 這身万計應難覓。 為人爭不審思量, 豈合將心返父娘﹔ 應對高聲由(猶)可怒(恕), 嗔眉努眼更堪傷。 不思十月懷□(註115)苦, 不念三年乳哺忙﹔ 佛道如斯五逆者, 無因得見法輪王。 奉勸門徒,△--慈鳥返哺之報。 為人爭合 △-- ------------------------------ (註110) 原卷作「沈」,變文集誤作「淪」。 (註111) 原卷作「念」,變文集誤作「會」。 (註112) 原卷作「嗔」,變文集誤作「真」。 (註113) 原卷作「嗔」,變文集誤作「真」。 (註114) 原卷作「吱」,變文集作「歹」。 (註115) 原卷作「□」,變文集作「胎」。 219頁 幸因講說諸佛(註116)語, 輒勸門徒孝父母﹔ 禽獸由(猶)知養育恩, 為人爭合相辜負。 十月懷□(註117), 三年乳哺(註118)。 論苦惱兮多般, 說恩怜兮幾度。 今既成人, 還須報賽, 莫學愚人, 返生逆害。 約束時直要諦聽, 嗔罵則莫生祇對。 何假□(覓)(註119)西方, 自生極樂界。 為人何處是聰明, 莫若酬填(註120)養育 情﹔ 不但長時逢吉慶, 兼交永不見刀兵。 施為一切皆和合, 所作多應總得成﹔ 命謝了永辭濁惡世, 蓮花朵堸U身生。 須取勸,莫疑猜, 聞了還須改性懷﹔ 莫學愚人生拗拒, 不行孝養恣情乖。 交招則亂發言千種, 約束早嗔眉努兩□(註121)﹔ 應是眷屬兼骨肉, 總遭毀罵也唱將來。 經云﹕欺凌伯叔,打罵弟兄,毀辱尊親,無有禮 義,不遵(尊)師長。 誘俗第六 天成二年八月七日一□書 ------------------------------ (註116) 原卷作「諸佛」,變文集誤作「佛經」。 (註117) 原卷作「□」,變文集改「胎」。 (註118) 原卷作「乳哺」,變文集誤作「哺乳」。 (註119) 原卷作「□」,變文集誤作「生」。 (註120) 原卷作「填」,變文集誤作「慎」。 (註121) 原卷作「□」,變文集誤作「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