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文 《聲明要領二卷》

sgra-sbyor bam-po  gnyis-pa)之研究

胡進杉

民族學報
第二十二期
頁169-185


SAN.GIF (3539 bytes)

頁169

  sgrasbyor bampo  gnyispa 是一件關於藏文佛典翻譯的重要文獻,成書於九世紀初,被收在藏文大藏經丹珠爾的雜部(ngotshar bastanbcos)中;其漢譯的名稱,有四種譯法:

  一《聲律第二卷》 (註一 )

  二《語合》或《語合二章》 (註二 )

  三《聲明總義》 (註三 )

  四《聲明要領二卷》 (註四 )

本文漢譯名稱採第四者,即《聲明要領二卷》。

依藏文佛典的譯例,其標題先梵語後藏語,本書或許為印度與西藏諸佛學大師的合著,而缺梵文標題 ,只在跋尾中稱此書為 《翻譯名義中集》,其梵名為madhyavyutpata (註五 ),而日本學者將其譯作nigha.n.t,意為《語彙》 (註六 ),實不若原跋之恰當。

本書筆者所得的版本有二:(1)日本複印之北京版方冊本,No.5833;(2)台北版


作者為故宮博物院編纂。

註一:郭和卿譯:西藏王臣護法記,頁96,台北佛教出版社,74年4月初版。

註二:日本西藏大藏經研究會編:北京版西藏大藏經總目錄,頁827,昭和36年1月初版;池田澄達等編:西藏大藏經總目錄,頁669,台北彌勒出版社,72年11月初版。

註三:呂瀕著:西藏佛學原論,頁31,台北老古出版社,67年1月出版。

註四:張怡蓀主編:藏漢大辭典,頁608,民族出版社,1993年12月出版。

註五:南天書局有限公司編輯部編:西藏大藏經,51冊,319藏式頁。

註六:同註2。

頁170

No.4352。本文之依據,以台北版為主,共五十八西藏式頁(第51冊,262~319頁),每頁七行。全書除標題及禮讚詞《頂禮佛)(na-mo budhaya)外,共分二卷,首卷為序、本文,次卷為本文(續)、跋尾等三部份。其中序文是記錄本書寫作的年代、著作的動機以及藏文佛典的翻譯規則,本文則是佛學術語的釋義,佔全書的絕大部分,共五十四頁,跋為結語。因此本文擬依其內容分成四段來探討:

  一、本書著作的年代、著者及著作的目的

  二、譯經規則的訂定與譯經內容之限制

  三、佛學術語之釋義

  四、與同時代漢文同類文獻之比較

  五、結論

一  、本書著作的年代 、著者及著作的目的

  就序文所說,本書是贊普赤德松贊(khri-lde srong-btsan)於馬年在基溫姜朵(gii hon-cang rdo)宮中命印藏佛教大師所作 (註七 ),至於赤德松贊什麼時候在位,因有些文獻如西藏王臣護法記將赤德松贊誤作赤惹巴僅(khri- ral-pa-can) (註八 ),此王之在位期間為815至836年,其中的馬年足826年。但吐蕃王朝歷代贊普之系譜,赤德松贊又叫賽那累(sad-na-lego)、牟笛贊普(mu-tig btsan-po),為惹巴僅之父,惹巴僅又稱赤祖德贊(khri-gtsug lde-btsan),而赤德松贊在位的時間為798至815年 (註九 ),其中有二個馬年802及814年,而以後者的可能性較大 (註十 )。

  而本書的作者,序文的記載,有下列幾位:印度的堪布阿闍黎勝友(jinamitra)、天王菩提(surendra bodhi )、戒王菩提(`silendrabodhi)、施戒(daana`siila)


註七:同註五,262藏式頁。

註八:同註一,頁95。

註九:王輔仁著:西藏密宗史略,頁43、244,台北佛教出版社,74年3月初版。

註十:羅秉芬、周季文著:藏文翻譯史上的重要文獻─語合,北京中央民族學院學報,1987年第5期。

頁171

、菩提友(bodhimitra);西藏的堪布寶護(ratnarak.sita)、法性戒(dharmataa`sila)、譯師智軍(j~naana`sena)、勝護(jayara.sita)、妙吉祥鎧(ma~nju`srivarman)、寶王戒(ratnendrasila)等人編寫後,經贊普駕前的[金*本]闡布吉祥德(dpal-gyi yon-tan)和禪定(ting-nge hdzin)等彙集,上報君臣會議確定 (註一一 )。

  其次,關於此書寫作的目的,跋語曾提到,當時編寫了《翻譯名義大集》(mahaavyutpatp)、《翻譯名義中集》(madhyavavyuptata)、《翻譯名義小集》(kulyavyutpata)三書,而這本解譯詞語的書,即是中集,它是把大集中的難處,配合聲明典籍予以解釋 (註一二 ),可以說本書是翻譯名義大集的續篇。而翻譯名義大集的編寫,則是為了統一佛教術語的藏文譯名,因自松贊幹布時創製藏文,也開始了佛經的翻譯,再經赤松德贊王的護持,及西藏與周邊地區大師的努力,譯經日多,而佛學術語也大量增加,但由於「佛教傳入西藏就不是來自單一地區,有從漢地來的,也有從印度、克什米爾、尼泊爾、西域于闐來的,甚至還有從中亞一帶來的。把這些地的佛經譯成藏文的那些譯師,也因為有各自不同的傳統和背景,翻譯出來的作品也往往各有不同的地方特色,這就難於使所有的人都能了解譯文的內容。另外,當時藏文的詞彙和語法有時也難於表達佛教中的一些比較複雜的以至是全新的概念。」 (註一三 )而出現了許多譯名不一致及內容難以了解的情形,為了便於學習有必要對這些術語重新予以釐定,再加增補,以符合大小乘經典之所載,符合古代大堪布龍樹、世親等人之所說,及聲明語法的規則,而編輯翻譯名義大集,至於難以理解的術語,則拆成不同的詞語,分別解釋,寫成本文 (註一四)。

二、譯經規則的訂定與譯經內容之限制

  本書中關於翻譯的規定主要有二項:一是譯經規則的訂定,一是許可翻譯之經


註一一:同註五,262-263藏式頁。

註一二:同註五,319藏式頁。

註一三:同註八,頁47。

註一四:同註五。

頁172

典的限制。

  甲、譯經規則的訂定

  為了便於初學,防止所譯經文詰屈難懂,首先規定譯文要「既不違反原意,藏又又盡量通順」,為了達到此項標準,從事翻譯時,應遵守下列幾項規則:

(1)調整句子的語序:規定「翻譯佛經時,如果不打亂梵文的次序,譯成藏文後,意義和詞句結合的很好,而且通順,則不要打亂原文的次序。如果打亂原文的次序而通順易懂,對於偈頌體,每首譯成四句或六句均可,在一首內部,亦可打亂次序,以求盡量通順;對於散文,只要符合原文原義,都可打亂次序,以求在意義和詞句上盡量易懂和通順。」 (註一五 )如以 《佛說阿彌陀經》(hphags-pabde-ba-can-gyi bkod-pa zhes-bya-ba theg-pa chen-pohi mde.)之譯文為例,在散文方面,仍似單句譯成單句,但只改變其語序之情形為最多,此因梵文與藏文句子的語序並不平行之故。其次也有將單句改譯成複句,而合句或複句也有分別譯成兩個獨立的句子。 (註一六 )

(2)音譯的規則:規定「一個梵文音,與多種藏文詞語相對應的,應根據上下文創立最適當的詞語。像gautama中的gau這個音,與「詞語」、「方向」、「地」、「光」、「金剛」、「牛」、「善趣」等多種詞語相對應;又像kausika,它與「持吉祥草」、「喜蓮」、「梟」、「寶頂」等相對應,翻譯起來,牽涉到很多種意思。譯文用一個詞語把它們全部包括進去又辦不到,只譯一個意義又沒有充足的理由,這樣就不要翻譯,而保留梵文的原樣(音譯)。對于可以做多種解釋的詞語,翻譯時不能只按一種理解翻譯,而要做到全面對應。」 (註一七 )

(3)音義合譯的規則:規定「翻譯地方、動物、花卉、草木等的名稱,對那些譯出來可能使人誤解,或者語句不順,以及實際上是否準確尚無把握的,可以在所譯名稱前面冠上『地方』或『花』等(類名),表明是那一類事物的名稱,而保留梵文


註一五 :見註五,263藏式頁,及註10。

註一六 :拙著:藏文大藏經翻譯規則初探─以《佛說阿彌陀經》為例,兩岸蒙古學藏學學術研討會論文集,頁537-576,蒙藏委員會,84年5月出版。

註一七 :同註一五。

頁173

的原樣。」 (註一八)以後佛經中常出現的「多羅樹」(`sing ta-la)、「伽耶國」(yul ga-ya)就是採用這項規則,但是專有名詞的翻譯,藏文多以義譯和音譯為多,而音義合譯較少,如翻譯名義大集中,諸種花名目所列的七十五項花名,採用義譯的計有Jalaham(水生、蓮花)譯為chu-las skyes-pa等三十三項,採用音譯的有Tagaram(多劫羅)譯為Ta-ga-ra等三十一項,而採用音義合譯的只有mahaavaarsikii(大夏生、大茉莉花)譯作bar-si-ka chen-po等十一項。 (註一九 )

(4) 數詞的翻譯:規定「關于數目,如果照梵文原樣翻譯,就會出現「比丘十三百缺半百」這樣的詞句。對此應按通常藏語的習慣,譯作「一千二百五十」。這樣既不違背原意,在藏語中又很通順。因此,凡能概括起來的數字,都應按藏語習慣翻譯。」 (註二0 )例如`sata-sahasra(百千)、藏文譯作hbum(十萬),又如梵文二位數其個位數在前十位數在後,而藏文則按其習慣,先十位後個位,像dvaa-vi`m`sati(二又二十)譯作nyer-gnyis(二十一),eka-.sa.s.ti.h(一又六十)譯作drug-cu rtsa-gcig(六十一)。 (註二一 )

(5) 關聯詞或修飾語的翻譯:規定「像parisamupa等一些關聯詞或修飾語,要做到既符合原意又能起連接作用,可譯作yongs-su(完全地、最、極)yang-dag-pa-pa(最、極)nye-ba(極力地、非常)等藏文虛詞。對于沒有更多意義的一些詞語,應按其意義翻譯,而不要增加贅詞。」 (註二二)此外,其他的接頭辭,dus譯作ngan(惡),avaninis譯作nges-par(決定地),abhi譯作mngon-dumngon-par(明白地),anu譯作rjess-su(隨後地),Sama譯作mnyam-par,snyoms-par(相等地),su譯作bdelegs-par(安樂、善地),vi譯作rnam-par(安全地、好地),pra譯作rab-tu(充分地),而接尾辭如matvatinvinakaiya等用藏文的我聲(bdag-


註一八:同註一五。

註一九:木神亮三郎編:翻譯名義大集,頁396-400,台北華宇出版社,74年12月初版。

註二0:見註五,263-264藏式頁,及註10。

註二一:同註一九,頁515-519。

註二二:見註五,264藏式頁,及註10。

頁174

sgra)papo等或表示「具有」意義的語素candang-ldan-pa譯之,tatva則用助詞nyid譯之。 (註二三)

(6) 同義詞的翻譯:規定「對于一義多詞的,如果不合并,可採用在藏文中一般通用的而又通順的詞語;如果合并,就按照所指事物的名稱翻譯。」 (註二四)

(7) 敬語的翻譯:規定「關于佛、菩薩和聲聞等表示尊卑等級不同的詞語,對佛應譯為敬語,對其他則可用中等以下的詞語,按照以前父王的缽闡布及大譯師們集體翻譯《寶雲經》和《入楞伽經》等時的規定翻譯。」 (註二五)譬如,佛「眼」用spyan,佛「手」用phyag,佛「足」用zhags,而人「眼」用mig;佛「說」用gsungs,佛「看」用gzigs,人「說」用smras;佛說法用「賜教」(bkah-rtsal),菩薩請法用「啟稟」(gsol),在作肯定回答時,佛用一般的「是」加yin,而菩薩以下則用是的謙遜尊敬詞lags等等。 (註二六)

乙、譯經內容之限制

  在譯經內容的規定,主要是密宗典籍翻譯的限制,序文中規定「密宗經典屬於秘密,對未具根器的人不得宣講或出示。過去雖然曾經准許過翻譯和修習,但可能由於對一些委婉曲折的說法不能領會,結果按字面意思作出一些邪行來。據說有從密宗經咒中節譯成藏語的,今後對于密宗經咒,除上面有令讓翻譯的以外,翻譯密宗經典和選譯密宗咒語均不允許。」 (註二七)     

  有關吐蕃時期密宗典藉的翻譯,據記載,在松贊幹布時就譯有《儀軌咒續》(cho-ga sngags-kyi rgyud)、《十一面觀音陀羅尼》(bcu-gcig zhal-gyi gzungs)和《蓮花


註二三:稻葉正就著:ХмШЬ語古典文法學,頁100-104,日本京都法藏館,昭和61年6月改訂增補第一版。

註二四:同註二二。

註二五:同註二二。

註二六:台北版西藏大藏經,51冊,No.231《寶雲經》,(hphags-pa dkon-mchog sprin zhes-bya-ba theg-pa chen-pohi mdo),8.138.187.190.191.224藏式頁。

註二七:見註五,264-265藏式頁,及註10。

頁175

頂髻續》(padma cod-pan-gyi rgyud)等密宗經典。 (註二八)到了赤松得贊時,連花生大士入藏降魔建寺,對藏王藏僧講授密教的秘義,並以《空行毋火焰熾盛咒》等密教續部的經典為講義,還翻譯各種密教典籍,竭盡全力在西藏傳播密教。 (註二九)此外,法稱譯有金剛界曼荼羅,傳授灌頂,無垢友亦以密法傳授少數法器,遍照護也以集密意經等經典教授。 (註三0)但此王也規定不准翻譯密宗三續部(nang-rgyud sde-gsum)─大瑜伽、阿努瑜伽和阿底瑜伽,即四部中的瑜伽部和無上瑜伽部,赤德松贊這次的論定,只是重申赤松德贊的規定,而仍允許翻譯其他經過批准的密宗經典。 (註三一)

  除密宗經典限制翻譯外,有些研究,認為此次召令,在戒律方面,除一切有部外,不准翻譯其他的部派律典,防止因主張的不同而引起紛爭。 (註三二)

三 、佛學術語之釋義

  本書最主要的內容為解釋《翻譯名義大集》中佛學術語之語義,依術語門類的不同而分成下列五十三項:(1)佛種種異名(sangs-rgyas-kyi mtshan-gyi rnam-grangs)(2)如來各別名號(de-bzhin gs`egs-pa so-so.hi mtshan)、(3)佛功德名目(sangs-rgyas-kyi yon-tan-gyi ming)、(4)如未十力(de-bzhin gs`egs-pa so-so.hi mtshan)、(5)如來四無畏(debzhin-gsegs-pahi mi-hjigs-pa bzhi)、(6)十八不共佛法(sangs-rgyas-kyi chos ma-.hdres-pa bco-grgyad)、(7)四無礙辯(so-so yang-dag-par rig-pa bzhi)、(8)三神變(cho-.hphrul gsum)、(9)釋菩薩一詞(byang-chub sems-dpa.hi sgra bsad-pa)、(10)佛菩薩及聲聞諸地次第名目(sangs-rgyas-dang byang-chub `sems-dpa.h dang nyan-thos-kyi sa.hi rim-pa.hi ming)、(11)


註二八:熊文彬著:吐蕃時期佛典翻譯管窺,中國藏學1992年第2期。

註二九:矢崎正見著,石碩、張建世譯:西藏佛教繫考、頁34,西藏人民出版社,1990年6月出版。

註三O:法尊法師編:西藏佛教史,頁35,佛教出版社,67年7月初版。

註三一:同註二八。

註三二:西藏的首批僧侶,是依印度請來的一切有部之比岳出家受戒,因此有此項規定,見註三O,頁23.31.32。

頁176

勝解行及決擇分次第名目(mos-pas spyod-pu  dang  nes-par hbyed-pa.hi cha dang-mthunpa.hi ming)、(12)獨覺及聲聞補特伽羅次第名目(rang-sangs-rgyas dang nyanthos-kyi gang-zag-gi rim-pahi ming.)(13)聲聞功德名目(nyan-thos-kyi yon-tan-gyi phyin-pa rten-pa.hi ming)、(14)正法名義品類(dam-pah.hi chos-kyi ming-gi rnam-grangs)、(15)世間天神名目(hjig-rten-pa.hi lha.hi ming)   、(16)十種到彼岸及三十七菩提分等名義(phal-rol-tu phin-pa bcu-dang byang-chub-kyi phyogo-kyi chos sum-cu-rtsa la-sogs-pa.hi ming)、(17)四無量(tshad med-pa-bzhi)、(18)靜慮及等至等名目(bsam-gtan dang snyoms-par hjug-pa la-sogs-pahi ming)、(19)八解脫(rnam-par thar-pa brgyad)、(20)八勝處(zil-gyis gnon-pahi skye-mched brgyad)、(21)十遍處(zad-par-gyi skye-mched bcu)、(22)解脫門、總持及神通名 目(rnam-par thar-pahi sgo dang gzungs-dang mngon-par`ses-pa.hi ming)、(23)十八空(stong-pa-nyid bco-brgyad)、(24)止觀等名義(zhi-gnas-dang thag-mthong la-sogs-pahi ming)、(25)十六行相所開四聖諦名目(hphiags-pahi bden-pa bzhi rnam-pa bcu-drug-du phye-ba la-songs-pa.hi ming)、(26)十六心剎那(sems-kyi skad-cig bcu-drug)、(27)能知未知等三根名 目 (mi-`ses-pa kun `ses-par byed-pa la-sogs-pa dbang-po gsum)、(28)四道(lam-bzhi)、(29)世俗及勝義諦(kun-rdzob dang don-dam-pahi bden-pa)、(30)授記品類名目(lung-du bstan-pa.hi rnam-grangs-kyi ming) 、(31)三相(mtshan-nyid gsum)、(32)四意趣(dgongs-pa bzhi)、(33)四秘密(ldem-por dgongs-pa bzhi)、(34)蘊界處等名目(phung-po dang khams-dang skye-mched)、(35)緣起(rten-cing .hbrel-bar .hbyung-ba)、(36)十善及十不善業道(dge-ba bcu dang mi-dge-ba bcuhi las-kyi lam)、(37)造福功德(bsod-nams bya-ba.hi yon-tan)、(38)沙門婆羅門及外道名目(dge-spyong dang bram-zed dang mu-stegs-can-gyi ming)、(39)咒語所出名目(sngags-kyi nang-nas hbyung-bahi ming)、(40)律經所出詞語名目(hdul-ba-las hbyung-bahi skad-kyi ming)、(41)夜叉等名目 (gnod-sbyin la-sogs-pahi ming)、(42)外道所說我之異名(mu-stegs-can-gyis bdag-tu brjod-pahi rnam-grangs)、(43)旁生族類(dud-.hgro.hi rgyud)、(44)釋四部洲及世界(gling-bzhi dang .hjig-reen b`sad-pa)、(45)地方及善趣樹木名目(hdod-pahi khams-kyi gnas-kyi ming)、(46)欲界諸天名目(hdod-pahi khams-kyi gnas-kyi ming)、(47)初禪諸地名目(bsam-gtan dang-pohi sahi ming)、(48)二禪諸地名目(bsam-gtan gnyis-pa.hi sa.hi ming)、(49)三禪諸地名目(bsam-

頁177

gtan gsum-pa.hi sa.hi ming)、(50)四禪諸地名目(basm-gtan bzhi-pa.hi ming)、(51)淨居諸天名目(gnas gtsang-ma.hi lha.hi ming)、(52)無色界諸地名目(gzugs-med-pa.hi sa.hi ming)、(53)勝生及定勝等名目(mngon-par mtho-pa dang nyes-par legs-pa la-sogs-pa.hi ming  )

  而每一項下  ,除部分外大都列有細目,如第一項佛種種異名下  ,又列有覺者(sangs-rgyas)、出有壞(bcom-ldan hdas)、如來(de-bzhin-gsegs-pa)、阿羅漢(dgra-bcom-pa)、正偏智(yang-dag-par rdzogs-pahi sangs-rgyas)、明行足(rig-pa dang zhobs-su ldan-pa)、善逝(bde-bar gsegs-pa)、世間解(hjig-rten mkhyen-pa)、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ston-pa)、勝者(rgyal-ba)、善護(skyob-pa)、大仙(Drang-srong chen-po)、   日族(nyi-mahi rgyud)等十四目(註三三  )。又如第二十三項十八空下又分 :內空(nang-stong-pa-nyid)、外空(phyi stong-pa-nyid)、內外空(phi-nang stong-pa-nyid)   、  空性空(stong-pa-nyid stong-pa-nyid)   、  大空(chen-po stong-pa-nyid)勝義空(don-dam-pa stong-pa-nyid)、有為空(.hdus-byas stong-pa-nyid)、無為空(.hdus-ma-byas stong-pa-nyid  )、畢竟空(mtha.h-las .hdas-pa stong-pa-nyid)、無如空(thog-ma dang tha-ma med-pa stong-pa-nyid)、無失空(dor-ba med-pa stong-pa-nyid)、本性空(rang-bzhin stong-pa-nyid)、諸法空(chos thams-cad stong-pa-nyid)、自相空(rang-gi mtshan-nyid stong-pa-nyid)、  共相空(mi dmigs-pa stong-pa-nyid)、無物空(dngos-po med-pa.hi stong-pa-nyid)、 自性空(ngo-bo-nyid stong-pa-nyid)、無物性空(dngos-po med-pahi ngo-bo-nyid stong-pa-nyid)等十八目 (註三四  )。總計五十三項中   ,並列了四百零四條細目 ,而 《翻譯名義大集》 所列的佛學術語共 279  項, 9565  細目 (註三五  ),因此本書所佔的比例   ,就項目而言約佔五分之一 ,而細目只有二十四分之一 ,而項目著重在佛菩薩聲聞之名號功德  ,以及正法修行品類之詮釋 。

至於對佛學術語的解說,一般都先列梵文原文 ,再分析其字義 ,及說明制定藏


註三三:同註五,265-267藏式頁 。

註三四:同註五,293-296藏式頁 。

註三五:見註一九 。

頁178

文譯名的原因,其方式有五:

  甲、總項不解釋只解釋細目

例如所謂「佛種種名目」此一總項之名義不加解釋,而對其細目則分項加以解釋,像「出有壞」一詞即做如下解釋:

「所謂bhagaran,一說為bhaga-nama racatustapative-bhagavan,即摧壞四魔故,名摧壞者,一說bhaga者,乃形色,聲名、自在、祥端、智慧、精進六種盛德之總稱;而所謂vaan,即bhagasga-stitibhagavan,釋為『具有』,此一佛名,以前譯作『名望』(grags-pa),至於譯作『出有壞』(bcom-lolan-hdas),是因很多經上說:『佛的功德是超越世間的。』,而增設了比世間的bhagavaan更殊勝的名稱,遂定名為『出有壞』。對於世間的bhagavaan ,俗世的書藉也不釋作摧壞者,而解作具有盛德,因此世間的bhagavaan ,定名為『具德』(legs-ldan)。」 (註三六)

  又如第二項「如來種種名號」之「光護佛」(.hod-sruns)一目,釋之如下:

  「所謂kaa`syapa,其中ka`syagate指被懲處傷害之族類,papaala,指生作護衛仙人之族,因從懲處傷害中救護故,訂名『救害』(gnod-skyob);又一說,即指kaa`syadipato,意為將說法去之光所照射的有緣眾生,加以救助護衛,故也可名為『光護』(hod-srungs),此處按照舊譯通行的名稱,訂名『光護』」 (註三七 )

  乙、先釋總項再釋細目

  例如,第六項「十八不共佛法」,先解釋總項:

  「所謂a.s.taada`save.nika-buddha-dharmaah ,意為十八種不共的佛法,此諸法,雖聲聞、獨覺及菩薩亦不具有,是非尋常及共通,惟佛獨具此功德,故名不共佛法(sangs-rgyas-kyi chos ma-hdres-pa)」

  接著按十八種細目加以解說,如第一目「如來無有誤失」:

  「所謂naasti-tathagatasya-skhalitam ,意為如來無有誤失,即如來於身,語意、事業無有錯誤及不合宜,故名『如來無有誤失』(de-bzhin-gsegs-pa-la hkhrul-pa med-


註三六:見註五,265藏式頁。

註三七:見註五,268藏式頁。

 頁179

pa)」    (註三八)

  丙 、只釋總項,其細目但列名稱而不細說

  例如《 翻譯名義大集》之「四無礙辯」項下有(1)於諸法無礙辯 、(2)於諸義無礙辯、於諸詞無礙辯 、(3)於諸樂說無礙辯四細目 (註三九  ),但在本書,此項只釋總項,其細目但於釋中道及,不再分目別說,其釋文為:

  「所謂catusthapratisamvid,是四無礙辯 ,即精通法、義 、詞 、樂說四者,故名『無礙辯』(so-so yang-dag-par rig-pa bzhi)」 (註四0)

  此外,如  :

1.「十種到彼岸」釋文為:「所謂da`sa-paramitaada`sa是十,paramitaa即所謂para-ita-paramitaa,指施、戒、忍、精進、禪定、智慧、方便、誓願、力 、智此十種的修行究竟,因完全去到故,遂名『十種到彼岸』(pha-rol-tu phyin-pa   bcu)」 (註四一)

2.「四無量 」釋文為「所謂 catvay-apramana,是四無量,即對無量無數眾生普修慈、悲 、喜 、捨  ,故名『四無量』(tshad med-pa bzhi) (註四二)

3.「三解脫門」釋文為「所謂trini-vimak.sa-mukhaani,是三解脫門,因空性、無相、無願三者是得涅槃出輪迴之門,故名『三解脫門』(rnam-par thar-pahi sgo gsum)」 (註四三)

4.「六神通」釋文為「所謂sadabhi-jnanamani是六神通,即abhita,意為顯著,jna指知,因真實獲得天眼、天耳、不知他心、隨念宿昔之知、神變知及諸漏完盡之知等六種,故名『六神通』(mngon-par ses-pa drug)」 (註四四)


註三八:見註五 ,  273藏式頁 。

註三九:同註一九 ,頁 18    。`

註四0:見註五 ,  276藏式頁 。

註四一:見註五 ,  290藏式頁 。

註四二:見註五  ,  29I藏式頁 。

註四三:見註五 ,  293藏式頁。

註四四:同註四三 。

頁180

  丁、只作總項的解釋

  於此一方式中,只對總項加以說明,例如「八勝處」,釋文作:

  「所謂 astabhibhavayatana,指以內色想,見外色之妙、劣等顯色已,因勝伏而不知彼等故,名叫『八勝處』(zil-gyis gnon-pahi skye-mched brgyad)」 (註四五)

  並無對那八種勝處之詳細細目加以解說,這或許是在《翻譯名義大集》中所列之細目已有解釋,而本書不須再重複。 (註四六)

  又如「十遍處」,釋文為:

  「所謂dasakrtsanyatana,在所有十方,對地(水火風)等信解作意之禪定名目,叫做『十遍處』(zed-par-gyi skye-mthed bcu)」 (註四七 )

  於十遍處的詳細細目並未提及。

  戊、不釋總項,於諸細目只釋一目,以概其餘

  例如「無色界諸地名目」項之釋文為:

  「無色界諸地名目中,所謂aakaa`sanan-tyama,是指修行等至時,超出有色之想,生起虛空無邊之想,故名『空無邊』,aayata是生起的處所,故名『處』,合之名為 『空無邊處」(nam-mkhah mthah-yas skye-mched),而 『識無邊處』(rnam-ses mthah-yas skye-mched)、『無所有處』(cuny-zad med-pahi skye-mched)及『非想非非想處」(hdu-ses-med hdu-ses-med min-gyi skye-mched)亦如是解說。」 (註四八)

四、與同時代漢文同類文獻之比較

  佛學對漢、藏兩地來說皆是外來之學,經典的流布唯借助於翻譯,其譯語或襲用該地原有之語彙,或是新造新詞,而經典翻譯日多,佛學術語亦相對增加,為求


註四五:同註四三。

註四六:按《翻譯名義大集》八勝處名日項下的細目,為「內有色相,外觀色,少現外色好醜,知彼色中,得自在見。是名為第一勝處,內無色相,外觀色,多現外色好醜,彼知色得自在,是為第二勝處……」,見註一九,頁119-122。

註四七:同註四三。   

註四八:見註五,317藏式頁。

頁181

學者閱經之方便或譯師翻經有所參考,常將術語按類編排,彙總成冊。在藏地,《翻譯名義大集》即為梵藏佛學術語對照合辭之書,而本書則為解釋大集中難語難詞之作。在漢地就大正大藏經所收,有關佛學術語之字書,與本書成書的年代同時或以前的,有翻梵語、法門名義集,一切經音義三種,擬與本書比較其異同如下:     

  甲、與《翻梵語》之比較    

  《翻梵語》十卷,撰者不詳,疑為梁代僧寶唱所作,簡略解釋漢譯佛典及中國著述諸書中出現之梵語意義,共分七十三項,所收術語約五千。內容有佛、菩薩,緣覺等名號、功德、果位,以及四眾弟子、仙人外道、天龍、旁生、地獄、世界國土山河、花草諸名目,與本書編排的次弟相似,惟較偏重於人名、地名、花草等專有名字的編集,於教法門類較少。在術語的解釋方面,按梵文原音、別譯、語義及典據四項,如該書第一卷「佛號第一」「如來」一詞云:

「多陀阿伽陀,亦云多薩阿竭,亦云怛薩阿竭,論曰:如法相解,佛安隱道來 ,不去也。大智論第二卷。」(註四九)

  《翻梵語》將佛學術語列其出處,為本書所無,但該書於解釋方面則較本書為簡略,如佛號「世間解」一詞,該書作:

  「略迦憊,應云路迦 陀,論曰:路迦言世,憊名知也。大智論第二卷。」 (註五0 )

  而本書為:

「所謂 lokavid loka是世間意,vidvid-j~naana,如來於日夜三時觀所度眾生,分別不知有緣與否,故名『世間解』(hjig-rten mkhyen)」 (註五一)

  又如「沙、彌」一詞,該書作:      

  「沙彌,譯曰沙彌者,息慈,亦云淨養,亦云擬淨命。大智論第一卷」(註五


註四九:大正大藏經第五十四冊,No.2130翻梵語,頁981,新文豐出版社,72年1月修訂版。

註五O:同註四九。

註五一:見註五,266-267藏式頁。

註五二:見註四九,頁1003。

頁182

二)

      本書云:

  「所謂`srama.na`sramacaari`sramana,因能止息罪惡,修習善德,故名『修善』(dge-sbyong),實際上來說,是指那些出家的聖者,也指跟隨他們出家的其他人。」 (註五三)     

  乙、與《法門名義集》之比較

  《法門名義集》一卷,唐李師政撰於618年,全書共分身心、過患、功德、理教、聖賢、因果、世果七品,所列術語計148項。其編排的方式,先說身心諸蘊識的構成,再說造業及煩惱的品類,接著為修道次第,後為所證得之大小乘果位,末附因果業報及器世間名目。而本書先佛菩薩小乘名號、果位、功德名目,再述諸法名目,最後為六道及器世間國土花草名目。至於術語解釋方式,《法門名義集》只列漢譯譯語及其釋義,不若本書先列梵文原音,再按文字學析其字義。例如「五根五力」一詞,該書作:

  「五根,信根、進根、念根、定根慧根,前能生後,名之為根;五力,信力,進力,念力,定力,慧力,前能掌後,目之為力。」 (註五四)

  本書則云:

  「所謂p~ancendriyapa~nca是五,indriyaidiparaamisvarya是大勢力,以信、進、念、定、慧等五力,在心讀上生起順解脫分的善根,因能宰制生起善根,故名『五根』(dbong-po lnga);所謂panca-balapanca是五,bala是力,因長時修習信等五者,以致不信、懈怠、失念、掉舉、不正知五怨敵不能障礙,而能生起信等威力,故名『五力』(stobs-lnga)」 (註五五)

丙、與《一切經音義》之比較

《一切經音義》一百卷,唐慧琳撰於建中末年至元和二年(783~807)),是


註五三:見註五,306藏式頁。

註五四:見註四九,No.2124法門名義集,頁198。

註五五:見註五,290-291藏式頁。

頁183

擴大玄應音義二十五卷及慧苑華嚴經音義二卷等書而成,收錄大般若經至護名法等1225部經籍中難解之術語而成,約二萬三千餘條,共六十萬言,分大乘經、大乘律、釋經論、集義論、小乘經、小乘律、小乘論、集傳、集錄等九科。按此書所集之辭目並非全為譯語,有些是本上撰述,其語彙本為我國固有,如卷第一太宗所作之 「大唐三藏聖教序」之音義,「二儀」、「覆載」、「紛糾」證能、「波濤」諸詞  (註五六 ),又如卷七十七以下至一百卷之《釋迦略譜》、《大唐西域求法高僧傳》、《法顯傳》諸書之音義,所收之詞彙本為漢土所有,唯其字義較艱難晦澀而已。其次該書詞彙之編排以所音義之經典為次第,而不若本書加以歸納,分門別類予以編排,因此在查閱上較本書不便利。但在佛教術語的解釋上較本書來得詳細,例如「四大部洲」一詞,本書為:

  「所謂puurva-videhapuurva是東方,vivi`sista,意為殊勝妙好,deha意身體殊勝,故名『東勝身洲』(`s^ar-gyi clus hphags);所謂jambudvipajambu,因於此南方之洲北境海邊,有大樹名贍部,結有如瓮大,小之果實,其掉入水中者化為贍部河之金子,洲以此特徵命名,叫『瞻部洲』(jambuhigling)」;所謂Avaragodaniyaavara是西方,go是牛,da是施與、利用,因此洲牛甚多得以利用故,取名『西牛貨洲』(nub-kyi ba-clany spyod);所謂uttara Kuruuffara北方,KuKumsita惡,rurava聲音,音指此洲不言人語,以惡聲招呼,又從前某一學者曾說,北方此洲之人壽千歲,於幸福中忽生臨終不悅耳之聲,故也名『死亡』(dus-clas hdah),綜合二者,取名『北惡聲洲』(byang-gisgra mi-snyan) (註五七 )   

  而《一切經音義》的「四大部洲」一詞作:

  「南贍部洲」時染反,去聲,梵語此大地之總名也。古譯成名譫浮,或名琰浮,或名閻浮捉,皆梵語訛轉也,正梵音云:潛謨立世,阿毗曇論云:有贍部樹生此洲北邊泥民陀羅河南岸,正當洲之中心,北臨水上,於樹下水底,南岸下有贍部黃金,古名閻浮檀金,樹因金而得名,洲因樹而立號,故名贍部,音如譫音,之葉反


註五六:見註四九,No.2128一切經音義,頁312。

註五七:見註五,312-313藏式頁。

頁184

;潛音蠶覽反,覽字取上聲呼之;

  東勝身洲,古云弗于逮,或云弗婆提,或云毗提訶,皆梵語,輕重不同也,正梵音云:補囉[口+縛]尾槐賀,義譯為身勝,毗曇云:以彼洲人身形殊勝,體無諸疾,量長八肘,故以為名也;

  西牛貨洲,古云瞿伽尼,或云俱耶尼,或云瞿陀尼,皆梵音,楚夏不同也,正梵音云:過[口+縛]抳,此義翻為牛貨,毗曇論說:以彼多牛,用牛貨易,故以為名,瞿音具愚反,[口+縛]音無可反,抳音尼[整/韭]反;     

  北俱盧洲,古名鬱單越,或名鬱但囉,或云鬱多羅拘羅,成名郁多羅鳩留,皆梵語輕重不同也。正梵音云:嗢怛羅矩嚕,此譯為高勝,阿毗曇論云:地方高大,定壽千歲,無諸苦,常受樂,勝餘洲,故名高勝。嗢音烏骨反,嚕音魯字轉舌。」  (註五八)

五、結論   

  從以上的分析,《聲明要領二卷》一書的內容,主要是譯經規則的訂定及佛學術語的釋義,而後者是針對《翻譯名義大集》之難處而作,且這些都是以王寶的律令頒行全國一致奉行,正如序言所說:「對于此次制定的有關用語的規則,任何人不得自行修改,或者在底下自造新詞。即使各譯場或講經場需要創造新詞,也不要各自亂造,而要對那個詞在佛教經典和語法中所述的情況以及創立一個什麼樣的新佛教術語等進行研究,報請宮中主持譯經的大堪布和大譯師審閱核定後,增入詞目正文中。」 (註五九)因此其對藏文佛典的翻譯無疑是起過重大的影響。首先這些翻譯規則都是為求「忠於原典,譯文通順」的目標而制定,使藏文佛典都保持了很高的翻譯質量,同時在佛教術語之譯語上也保持了完整的統一性,因此藏譯的佛典較能保存梵文佛典的原貌,而被現在學術界公認為「準梵語佛典」;其次,雖然本書對密宗經典翻譯的限制做了規定,但西藏佛教後宏期以後,印度大師的大量入


註五八:見註四九,頁314。

註五九:同註二二。

頁185

藏,以及藏民的需要等各種因緣的具足,使瑜伽部、無上瑜伽的經典廣為翻譯宏傳 ,此項規定無形消失,使得現存的藏文大藏經保存了完整而大量的密教典籍;第三 ,相對於漢文同類文書來說,雖各有擅長,但本書於內客的編排次第及詞彙的解釋方式。是頗合乎科學及嚴謹的一部著作,不啻是一本很好的梵藏佛學辭典。尤其是吐蕃從七世紀中葉開始譯經,而於短短的一百五十年內,就能完成書,當時吐蕃君臣的睿智眼光和僧佔的卓越能力,實令人大感欽服!